「你這幾天去現場了嗎?」開完會的短短午餐之中,有人提出這個問題。

「沒去,我沒有要加入這些自以為是的人,這件事對我一點意義也沒有。」這個不熟的年輕人冷淡地說。

一口茶差點嗆到,我還以為我聽錯了。

自318學運發生後,我在臉書上看到年輕朋友的貼文,一面倒的支持學運。有些人態度猶豫,或是偶爾轉貼一些別人寫的,支持服貿的文章,少有人直接表達反對。那天,在一群朋友的討論之中,有人問起這個問題,我竟然聽到了一個意外的答案。

這個年輕朋友我並不熟,他年紀約莫和我相當(30歲上下),看起來比我更風霜一些,我不太清楚,也不打算仔細描述這個年輕朋友的背景。當我多問一些問題,這個年輕朋友,用一個略為不屑不耐的態度,低沉有力的嗓音,說了好一段話;我發現,那是我不會去思考到的視角......

(全文未完,詳見: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