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因為審服貿的關係,我幾乎有三個日夜不停的在立法院公報系統上讀服貿有關的文件(不誇張地說,我讀了接近幾十份公報...),從情緒平和,讀到又驚又怒,再到對國家失望。我的結論是「我們的國家被一群智障出賣了」。(我對真的智能障礙的朋友感到抱歉...,使用了這個字害你們覺得被污辱)

但說實在的,我真的也找不到更好的字眼去形容這件事。

這個國家,強的都跑去當立法委員,至於政府官員...

在讀公報的時候,我發現幾個有趣的事情,並且我也開始相信林益世講的「行政院這麼大一間,只有三個人在上班」這句話很有可能是真的了。

在讀公報的過程中,讓我發現非常多以前沒注意到的事情。例如說:「立法委員的認真程度」。

很多人說:「對兩黨失望。國民黨只會跳針強行偷渡法案,民進黨只會杯葛。所以兩黨都一樣爛,所以我對政治失望。」

如果你的想法是這樣,我必須說,很抱歉,你可能被媒體綁架印象了...

為什麼代議政治失靈:黨意凌駕民意,唯一手段只剩杯葛

很認真的看完了這些公報。我發現為什麼大家在講代議政治失靈。狀況是這樣的。

幾乎大部分國民黨委員都在跳針,說謊,聽不懂人話想暴力偷渡法條

民進黨委員嘗試跟國民黨的委員講人話、溝通,走正常法治程序。發現根本沒屁用。只好用「合法」的議事規則杯葛然後企圖拖延鬧大,讓人民注意到用輿論支持。(對付無賴只能用這招,不然你有其他招嗎?)

這根本不是代議政治的問題。而是你遇到一群只遵從黨意瘋狂跳針的人,唯一剩下合法的手段只有杯葛議事程序阻撓法案過關。

(我真欽佩那些民進黨委員,要是我努力在救國家還被人照三餐問候,早就不幹了還撐到今天。)

相比立法委員,行政官員顯得十分弱智以及不負責任

下這個標題,可能對那些很認真的行政官員不公平。但坦白來說,這卻是我讀完公報剩下的印象。

在讀完服貿爭議之後,我對段宜康委員感到非常的敬佩。原因是他非常堅持原則的認真召開公聽會,試圖讓遭受波及的產業有發聲管道。其認真程度,不免讓我哀嚎:「你這麼認真幹嘛,一場公聽會是張慶忠的三倍長,害我排到手快斷掉了」。(我昨天花了一天時間把十五場公聽會每篇切成逐字稿,放在這個部落格

而相比之下:陸委會王郁琦、海基會林中森、經濟部卓士昭,還有負責出勞工衝擊報告的勞委會。根本是跳針王。

來來去去一直聽到「利益最大化」、「衝擊最小化」,「沒有負面衝擊」。幾個字一直不斷的跳針。令我懷疑他們的腦袋容量只有幾Bytes。只能放下十個字,循環播放……

(全文未完,詳見:自己的服貿自己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