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學生佔領國會的反服貿運動,同時是一個深層的台灣文化革命運動。

只有佔領國會,決不退讓,我們成年人才開始正視問題?

為什麼?因為我們都已經活在形式主義的醬缸太久了。

今年三月,我們整代年輕人發起這個將會震撼台灣百年的文化革命,要徹底改變和挑戰,台灣過去一代一代成年人,什麼都是玩假的,因循苟且、虛偽造假、鴕鳥心態、依法行政、專擅務虛的表面工夫、消化預算、尋租勾結、閃躲根本問題的「形式主義」文化。

學生佔領國會,每個訴求都正當的不得了,都直指問題核心。

我以為,沒有一個訴求應該退讓。只要退讓一個,實質問題就無法解決。

目前各種想要勸讓學生的聲音,都只是台灣過去形式主義文化的一環,不敢、不願意、不習慣,真正的第一次卯起來解決台灣最關鍵的實質問題,絕不鬆手,實事求是,直到真正解決為止。

這些學生和年輕人,站出來說,他們只是誠實地說,那個自稱穿著新衣的國王沒有穿衣服啊,他們說的不只是國王,而是所有過去穿著形式主義衣服的貪裸的成年人,你們、我們都是穿新衣的那些國王。

馬政府惺惺作態的退了一步,那些還沒完全醒過來的國內外媒體社論、中形式主義文化之毒深到骨髓的我們這些國王,大家敢忙著說,馬都退了一步,學生也該知道要退一步啊。

可是可是可是,大家不是都知道嗎?從憲法、法律到命令,從中共、黨國資本主義、掠奪型資本家,到各種手段掌握選舉和立委,馬政府早就已經先走了一百步,才能走到現在擁有這麼大、不受拘束的決定兩岸未來的專斷權力……

(全文未完,詳見:主場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