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上很多反服貿懶人包,也有很多是針對反服貿的懶人包所提出的「反反」懶人包。事實上,服貿非常複雜,看懶人包並沒有什麼錯,因為服貿就是必須由專業人士出面講給大家理解的東西,不看懶人包,難道要叫大家自己去看那個看不懂的開放表?雖然「資訊透明化」原本是政府應該要做的事,但既然政府只有一個不斷自婊的報告,我們只好自立更生。

我先說我的立場:我贊成貿易條款的訂定,但我反對黑箱作業,也反對隨隨便便地跟一個對台灣宣稱主權的國家做出貿易協議。我們遲早要面對中國,但不代表我們跟他們每次談判就要脫光衣服。現在談判的結果,我根本合理懷疑中國持有馬英九的裸照。

以下我們來看看這禮拜的各種攻擊。完整的論述正在由團隊產出,這邊是我自己的意見。

1.幹麻要「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服貿協議根本不是法律啊!

就是因為不是法律,所以我們需要一個轉換過程。這個轉換過程就是立法院的審議。立法院審完了,才對台灣這塊土地發生效力。有人會說,不是有法條說放在那邊備查就好了嗎?這是完全錯誤的觀念,因為那個法條是指在「特定情況」才能備查,但服貿完全不符合那個特定情況。很多懶人包都只故意擷取那個「特定情況」。

那我們該怎麼辦?我們翻遍法條發現:竟然沒有任何一部法律可以用!所以連「怎麼審」我們都不知道!這根本耍白癡啊,比賽沒有規則要怎麼進行?所以不要再討論要不要逐條審(這在委員會和院會也不同,也跟立法委員專業度有關),先把法律訂出來,法律就會告訴我們怎麼審,這個法律,就是「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這個條例很重要,因為除了立法事後的審議,行政機關在跟外國協商時,立法機關更需要有一個法律,讓他們有「事中監督」的機會。

2.沒有黑箱啦!公聽會召開很多場耶。

有一個裸照被拿走的黨,在協議都簽完之後,三天開了八場公聽會(這不叫敷衍,什麼叫做敷衍?而且還是被逼的)。而且重點是公聽會的時機,應該是在簽協議「之前」而不是「之後」。你說這是國家談判機密,那你可以用公聽以外的方式啊?我們可愛的行政機關怎麼做呢?有啦,他們有隨機打電話問幾個產業,說:「嘿嘿,你覺得服貿怎樣啊?」,打完之後就說他們不黑箱了。這是哪們子的討論,哪們子的保護?這樣又要怎麼建立受害產業的救濟機制(事實上也沒建立)?

我們來看看薛琦怎麼描述當時簽服貿的「公開」:「...我問他有沒有針對印刷業開過公聽會。他說沒有,但他相信印刷業者會「很高興」。還另外說「太多行業,要做這麼多調查研究,做不完」。

這不是黑箱,那什麼叫黑箱。

3.學生訴求不一致啦!改來改去。

學生訴求不一致,那是因為立委的關係!剛剛在第一點說過,因為沒有法律,所以立委們只好自己生一個根本不存在的「逐條審查」。結果事後因為沒有逐條審查(30秒事件),引起廣大民怨,馬上就有人號召:「給我逐條審查!」所以為什麼喊逐條審查?因為立委們去年自己說的啊!

後來一翻法條,發現哪有什麼逐條審查?所以馬上呼籲「制訂法律」,然後在制訂法律之前先把服貿「退回行政院」,你問我為什麼退回?廢話,沒有法律可以審,你當然要退回啦(不過其實精準一點的用語,是要行政院撤回)。

所以,學生從頭到尾就是要求「遵守對人民的承諾」和「遵守程序正義」這兩塊,說不一致的顯然是中途加入論戰,沒有搞清楚事件歷程……

(全文未完,詳見:沈柏洋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