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院長11月說明勞基法修法原則時,稱此法是保障勞工權益正常工時不變、周休二日不變、加班總工時不變、加班費率不變,以及兼具加班彈性、排班彈性、輪班間隔彈性、特休運用彈性等特點;然而真正法條內容卻如先前「看準沒勞健保才求職,被解聘就威脅告發老闆...勞基法3點沒修,才只保障了慣老闆和惡員工!」文章所提,勞動條件完全往資方想要的方向走。

我認同政府想要提高勞雇雙方在工作條件上的彈性,畢竟真的會有人想要密集工作,然後密集放假,但這樣的彈性工作環境有一個重點,就是當資方出現違法事由時,勞方要有一個可以信任的申訴管道。

然而目前臺灣多數的工作環境卻是「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然後利用內部會議時向勞工宣導,近來經濟不景氣,請大家共體時艱,超過固定時數後加班,才能報加班費,重點是,這些宣示絕對不會訴諸於文字,而勞工也擔心年底考績因為「依法請領加班費」這件事而被刁難;再加上人事資料都由資方掌控,增添勞工舉證上困難。在這樣對勞工惡劣的工作環境下,政府那些預留給勞資雙方的法律彈性,很有可能成為慣老闆要求員工的「基本條件」。

而這也是我在先前文章中認為,資方想要爭取彈性的加班條件可以,但鑑於臺灣勞資雙方在工作上的地位不平等,政府是否也該比照個人資料保護法一樣,將違反勞工權益部分的舉證責任交由資方,如果資方不能證明有確依勞基法最低標準保證勞工權益,那就該負起賠償及法律罰則,不然勞基法裡對資方訂下的罰則再重,也都成為擺著好看的花瓶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