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後第四天夜裡,孩子入睡後的半個小時,女兒突然起身坐在床上猛力的踢蹬,帶著忿怒的情緒大哭大叫著:「你們不要這樣!!」我急忙的衝進孩子房裡在床邊護著,我知道孩子夜驚了,我也知道如果壓力情緒沒有釋放完,孩子是醒不過來的,所以,我只有注意著避免孩子受傷,然後一邊試著輕聲的說:「姐姐,馬麻在這裡,馬麻陪著你,沒事了。」約莫哭喊了半分鐘,孩子的眼神才逐漸聚焦,但卻在聚焦之後一臉漠然。 

我輕撫著孩子的臉龐,牽著她上過廁所之後再續睡。果然,女兒並不知道自己剛才的躁動,更不知道讓自己不安的夢境到底是什麼。 

之後,我也沒有刻意再去提起那一夜的躁動,只是靜待著孩子整理自己的想法,可以具體說出自己的感受,然後願意深聊的時刻。 

幾天前的睡前故事之後,女兒突然對我聊起了這一年來同學、朋友間的互動,很細節的、很瑣碎的,然後慢慢的說到自己的好朋友之間的不和睦、說到自己當了班長之後同學對於她掌管秩序的小反彈、說到朋友吵架後要她選邊站的為難、說到面對好朋友時自己擔任管理者的窘境,我強忍著前一天熬夜強襲而來的睡意,專注的聽著孩子。 

然後說著說著女兒就紅了眼眶,於是我問她:「你是不是因為不想選邊站或是要求自己的朋友守秩序,所以朋友不想理你了?」 

女兒輕輕的點了頭之後,哭著說:「而且OO跟XX好喜歡吵架,我有試著要他們不要這樣討厭對方,可是他們常常這一節課很要好,下一節課又不理對方……又常常會一下子是OO來跟我抱怨說XX排擠他,一下子又是XX要我不要跟OO好,可是我有很努力跟他們兩個人講對方的優點,可是他們還是常常這樣…我很努力了…」 

講完了這一些,女兒哭了起來,我緊緊的抱著她說:「馬麻知道,我曾跟你說過朋友間的相處,是該把你的優點表現出來影響朋友,而不是為了保有朋友的感情而跟著朋友的缺點一起改變…沒想到這些話你很認真的放在心裡了,而且很努力的在做朋友之間的橋樑,你讓馬麻好感動,但是…馬麻想說的是,如果自己喜歡的朋友之間相處得不好,有時候就只是他們不適合做朋友,而不是你的錯,你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