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和老大一起去露營,回家後他身心狀態都很累。老大的個性是一個有起床氣,容易遷怒的人,晚上叫他吃飯,他的情緒不好,說話很不客氣,我提醒他你心情不好是你自己的事,請不要影響他人。他非常不客氣的大聲回嘴,還帶著肢體動作,爺爺奶奶都在現場,都看著小朋友發脾氣,我按耐著性子,嘗試跟他講理,但是他越講越大聲,我知道自己已經接近臨界點了。

我轉頭先和爺爺奶奶說,我現在要出手管小孩了,先跟您們講一下,然後出手抓住老大,幾乎就是以老鷹抓小雞的方式拖到房裡去,關上房門,以摔角選手拋摔的方式把他往床上一扔,跨上去,壓住他的身體,扒下褲子就準備要動手打屁股了,在最後要動手的那一剎那,我手停在空中,沒有打下來。

那一時刻,我腦中閃過了很多想法,算了!這樣我告訴我自己。

我把他褲子拉好,我跟老大說,爸爸決定不打你,你在這好好想一想,我等一下回來和你聊。

我決定讓我自己冷靜一下。

10分鐘之後,我再次走進房間,跟小朋友說,爸爸要先跟你道歉,我剛剛真的很生氣,仗著力氣比你大,身材比你高,把你用暴力拖進房間裡,但是我沒有打你,因為我知道打人是不對的,但是我希望你好好想一想,為什麼我會這麼生氣?然後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麼事情?

小朋友回答:爸爸我也要向你道歉,我剛才真的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樣說話,我知道我說了很多不好的話,我也要跟你道歉。

我和他說,如果一個人能夠道歉,其實比其他事都需要更大的勇氣,能夠道歉,代表你能夠認錯,也知道自己有錯誤,我說,男生和男生如果和好了,大家就要好好的握一下手,我伸出手,他也是。我們握了一下手,互相笑了一下,我跟他說趕快去吃飯吧!

和很多同年紀的朋友一樣,我從小是被打大的,曾經讀過相關的心理學文章,談到原生家庭對我們面對下一代時候的教育心態,一種是複製,你從小被打,長大以後,你就會打兒子,這就是複製。另一種恰恰相反,是互補。如果從小你從來沒有聽你爸爸說過我愛你,長大以後,你可能每天抱著小朋友說爸爸愛你,這就是互補。

我自己從小被打,我希望我不會打我的小朋友,但是後來這次氣得想動手,最後沒動手,我可以理解那時要打人的心情。養兒方知父母恩,這是真的。

我不期待我兒子是一個完美的人,講真的,對我來說,他只要不是文盲,不會給人家帶來麻煩就好了。但是他今天願意道歉,我其實是高興的,我一點不介意向小朋友道歉,錯就是錯,不需要因為我們是大人的身分,就要掩蓋錯誤,左支右拙的為了掩飾而醜態百出,道歉就是道歉,做錯了就是做錯了,沒有什麼年齡的問題。如果大人願意道歉,小朋友看在眼裡,他會知道道歉是一個好的行為、勇敢的行為,你會狡辯,你的小朋友就會狡辯,你習慣說謊,你的小朋友就會說謊,你會道歉,你的小朋友在他做錯事的時候,就會道歉。

還是那句老話,教育之道無他,愛和榜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