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楊乃糖:

昨天妳上完親子律動的課程後,就正式從初階畢業了,在最後一堂課,香香老師很慎重的舉行頒獎典禮,儘管只有四個學生,而且通通有獎,但是當老師宣布誰可以上台領獎時,爸比可以看得出來妳還是有點緊張及期待的。

「最佳表現獎是……國禎!」我偷瞄到妳小小失落了一下,給國禎祝福的鼓掌也稍慢了一點才想到,但可愛的妳還是面帶微笑的用力拍著手。「最佳進步獎是……乃糖!」爸比開心的幾乎要跳了起來,而妳很害羞的低著頭慢慢的走到小講台上,當香香老師把小勳章貼在妳衣服上時,爸比的相機記錄下你人生的第一張獎勵,還有妳的第一位舞蹈啟蒙老師。

回到家妳還是一直香香老師長、香香老師短的,突然妳話鋒一轉叫我「力州老師!」「亂叫!要叫爸比啦!」我隨口說了妳一下,「可是辦公室的姐姐哥哥們都叫你老師耶,我也要叫你老師!」像小大人一樣的妳嘟著嘴糾正我。

的確,幾年來不管是在學校還是工作職場上,一直都有一群學生及年輕人跟我一起做紀錄片,這麼多年下來這群小夥子來來去去的,更多的是離開這個辛苦與獲得代價不成比例的環境,但有些卻還持續留在影像創作的領域裡,而其中有幾個年輕人是我印象特別深刻的。

我記得是在一個小影展當評審時,遇到我在高中教書時的學生—阿吉,那時候他剛從南部的大學畢業,剛考上台北的研究所,他謙遜又認真的性格,很難讓人不會對這個小孩有好感,於是那幾年我和幾位年輕人,開啟了那段一起拍紀錄片的日子。

不久,有一個朋友突然打電話給我,希望可以幫忙為那一屆的總統教育獎的孩子拍紀錄短片,於是我就找了這群年輕人,一人選拍一位有身心障礙卻努力學習的孩子的故事。當時阿吉選拍了一位琴藝超群的視障男孩—裕翔,這部紀錄短片不僅僅只是完成而已,卻也開啟了他們二位多年來的深厚情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