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不敢回台灣?

自從上次跟大家分享了,我全家人帶了180公斤的行李,把我畢生行囊家當都扛來新加坡後,有人問我為什麼「這麼討厭」台灣?

說真的,在某種層面裡,我還真的不太喜歡自己處在台灣這件事。

過去四年多,在新加坡待久了,一開始到這個國家所厭惡的生活節奏、談話頻率,現在都習慣了。雖然習慣不代表喜歡,但就是一種麻木或是很可以接受的狀態了吧。昨天,剛好因為公司工廠的事、還有大學同學婚禮,特地衝回台灣,我弟和我媽從桃園機場載我直奔台中去婚禮。

整條高速公路上,呼嘯著綿延的建築、工業區的建築、然後不時有一些秋天霧茫茫的山脈環繞。啊!我突然發現,是秋天了。現在根本就是一個對四季都熱到猖狂的新加坡來說,奢侈無比的季節啊!這一刻,我被過去習以為常的秋天震撼了。

然後,一到台中的台灣大道路上,我請弟弟把車靠邊停,去了7- 11買了杯咖啡,順手拿了兩件上週在博客來和momo購物台訂購的保養品與想帶回台灣的書。結帳時後,因為我本人臉長得比較臭,所以只是等了一下但臉沒有笑,店員小朋友,不斷地道歉說不好意思久等了。我愣了一下說:「沒事沒事。」心裡想起每一個我在新加坡7-11快被店員地爛服務和屎臉氣炸的瞬間,卻感受到,我站在台灣人旁邊。

check in hotel過後,我們在台中歌劇院那邊逛了一下,我站在相比台北或新加坡來說,異常寬廣的天空與街道,感受那種被釋放掉的壓迫感 ; 走著走著,閉上眼睛,感受直射下來的陽光,雖然不比新加坡還耀眼,但卻在令人成癮的秋風中,變成像是一種太過溫暖的懷抱。天啊,我像被一個擁有十足愛的朋友擁在懷中的感覺。

晚上看著大學朋友穿著閃耀的婚紗,臉因為太幸福而徹底綻放,我真心替她開心而感動就太想哭。又突然想起,在新加坡參加了這麼多名人、老闆們、新加坡朋友的婚禮,卻從未有過那種感動。

我想,那是因為共同度過了一切時空後,不管彼此有沒有在彼此生命中佔有什麼,但可以確定的是,我們有一起計量生命的時間的起始點,還有一份封存在同一個過去的成長點滴。那是回憶。

其實,這幾年在反覆的離家和返家的路上,讓我不斷看清楚,以前的我,不敢回家,因為以為回家是一種撤退、一場認輸。後來,快要30歲了,我發現,每次回家感受到的深度舒適,讓我快樂,還有每個我在此能擁有的回憶、溫暖,都很美好,因為實在太過美好了,可怕的就會是過後的化學作用:「安逸」。

我是一個本質上喜歡用小聰明、又懶惰的人,所以,安逸讓我深陷危機。那個危機,讓我變成一種失勢的狀態,就像是以前那個覺得22k無所謂,想要一直賴在家裡吃家裡的,花男友錢的小女生 ; 那個一直只敢躲在自己小圈圈、不願意去認識世界的我又出現。

可在新加坡,我能夠為了生存,為了過舒適的生活,擁有選擇自由和時間自由,不斷地打破自己懶散的個性、重組我的社交圈,而擁有更多視野與機會。

說真的,我害怕的不是台灣,而是一份過度舒適給我的安逸。或許,安逸不會讓每一個人都沈淪,但卻會讓我沈溺又淪陷,所以,我非常害怕,害怕回台灣。

我想,有一天,當我不再需要跟舒適抗衡的時候、當我已經追求到夢想的時候,就是跟安逸和好的時候了吧。那就是我能勇敢回台灣的時候了吧。

小檔案_艾兒莎(Elsa)

獅子座 / 1988生。25歲到新加坡工作 ; 26歲出版兩本著作; 27歲創辦Jobaway、娘孃面膜。夢想:50歲前創辦學校。

※本文獲作者艾兒兒莎(Elsa)授權轉載,原文刊登於作者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