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台大校園10月20日凌晨驚傳學生被潑不明液體,造成1死3傷。死者為台科大學生,傷者一名為台大心理相關科系研究所謝姓男學生,另一名則是女生宿舍谷姓保全,兩人已緊急送往台大醫院救護。目前疑似是台科學生與台大謝姓男學生的情傷案件。為什麼「恐怖情人」不斷上演?碰到感情糾葛,究竟該如何理性處理?

論不安全感(一)最後提到,安全感是自身問題的一種情緒困擾,越往外求取解答,就越可能讓不安增加。換言之,要解決這樣的問題,我們必須切入到自我內心的思維中,並透過自己的力量來加以調整。再論「不安全感」(二)前文最後寫道:對於「不夠格這件事情」有甚麼能對抗的方法呢?

這得分成兩個角度來談:

一個是實際的不夠格
一個是自卑感創造的不夠格

這篇就繼續接續這兩個角度繼續探索下去:

實際的不夠格

實際的不夠格,我們可以簡單的定義為「客觀上的無能」。也就是說,確實你比你的對手弱小很多,而因為這客觀上條件的差異,造成你與目標之間的差異。這差異因為太明確了,所以人很難避免不會想去做一些希望能彌補差距的防衛行為。

物質上的不安全感,或是對於物品的過度寶貝,通常都是來自於這種「客觀上的無能」:因為物品占據我們所得較高的比例,我們才會過度在意、或是過度保護。但當哪天我們的經濟能力較自由後,往往這不安全感就會自然消退。

舉例而言,桌上數百元一台的計算機我們會隨意亂丟,也沒聽說過有人還買甚麼皮套或保護貼來保護的。但一台萬來元的iPad或iPhone,很多人可能又是保護貼、又是保護套的,打開來用之前甚至還要洗手。講洗手或許誇張了,但若場景轉到名牌包的店。有時候東西拿起來看,店員還要特別戴個手套,不也類似(雖然店員戴手套倒是要創造我們對於東西珍貴的心理作用就是)。可是呢,若哪天我們的收入或是資產多到能把iPad當成一台數百元計算機看待時,人就也會以同樣看待計算機的態度來看待iPad、或是名牌包這些東西了。

所以這段倒給了我們一個結論:如果你對於買的東西寶貝異常,這或許意味著你衝的太快了,買了一個尚負擔不起的東西。

至於愛情上或是其他領域上的不安全感。客觀上的無能也很好定義,就真是因為對方狗屎矇了眼,讓我們簡單的得到一個大寶貝。這部分的想像應該不太難。若真實人生的我們,哪天也如偶像劇一樣被某個大明星、名模愛上了,一般人應該都會覺得不真實、覺得疑惑、甚至不自在吧?而這份「懷疑與擔憂」或是這份「你到底愛我哪裡」的心情,就是源自於我們客觀上與對方條件落差所產生的不安全感。

不過講到這裡,說兩句題外話。也是有人奉行「寧為雞口、不為牛後」的人生哲學,找個比自己客觀條件略差一些的對象。如此可確保對方隨時有警覺心,但又不過分刺激讓那差異變成不安全感。也是一種確保自身幸福的方法就是。

自卑感驅動的無能意識

自卑感引起的不安全感,我個人認為是一種「心理上極度不穩定」的狀態。這會毀壞人際關係、造成自我的過度緊張,並因為恐懼感引發一連串的不良反射行為。

但什麼是自卑感?

我覺得自卑感最大的關鍵,在於「無法定位出自己與社會認知的相對關係」。講得更白話一些,就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別人眼裡有什麼樣的價值。並因為這類疑慮,而自我懷疑。更因為這樣的自我懷疑,而會不斷地希望透過在與別人的互動過程之中,找出別人眼中的自我是甚麼。

這有可能溫和,也有可能恐怖。溫和的做法,可能是老會問情人說:「你最愛我哪裡?」想藉次找出對方眼裡的自己是怎樣。恐怖的做法,則可能老做些激烈的事情,來確認說「就算我這麼壞,他還是不會離開我耶(大心)。」或是不斷把對方的行為用負面解讀,希望透過對方慌亂的解釋來確定「他果然不是那樣子」。比方說有些女生會在男方讚美她說「你真貼心、你真好」時大發雷霆,問說「所以之前你都不覺得我對你好嗎?」然後對方得慌亂的解釋...最後才願意破涕為笑。

換言之,自卑感創造的不安全感很難對付。因為一個人有可能明明條件很好,整體狀況也很OK,但卻會因為自我評價的問題,而覺得跟對方有著極大的差異,並持續的不安於這份關係的穩定度。也可能明明知道對方對自己很好,但就是無法克制自己要透過負面方式去強化證實的內心渴望。

所以這段則給了我們另一個結論:恐怖情人大多同時也受困於自我評價的問題。

若能解決這問題,往往同時能解開好幾個人際關係的困擾。

至於對不安全感的解決方法

第一篇文章中我就直接提到,我認為「不安全感」是一種無法透過他人來消弭的東西。不管你對有強烈不安全的情人做多少事情,他還是不會覺得踏實。只會要求更多,並最後崩解相互的關係。

所以我在第一篇的論點是:不安全感必須透過自己來加以對抗。

但到底自己能有甚麼積極對抗的方法呢?

我的建議會是思考下面三種方法:

1.視野提升
2.輔助依賴
3.恐懼感的轉移

最有效的是一跟三,二則只算是一種暫時舒緩的方法。過度依賴二時,則可能引起其他副作用。

所謂視野提升

指的是了解自身與世界的相對關係。如前段提到,自卑感一個很大的原因,在於我們不確定自己客觀上的價值。在不確定客觀價值下,自然容易胡思亂想,或是希望我們的情人幫我們建構世界觀。可是不確定客觀價值的人,往往又不會輕易相信情人的保證,會覺得他只是在哄騙自己。所以他們會繼續透過不斷的行為監控、測試、反證等舉動來求取安心。

我覺得無法評判自己客觀價值並非什麼丟臉的事情,我們成長過程中總會有類似的苦惱。我甚至相信每個人在某個成長階段應該都有類似的困擾,像我自己國中時代也有類似的困惑,總擔心別人眼中的自己是很差勁的一種形象。

解決方法,我覺得只有一個方法,是透過有意識地尋找「參考點」來加以自我定位。而找尋參考點定位的方法也不難,最簡單的模式,就是「兩點定位收斂法」。

第一步,是先找出相對於自己的高標對象與低標對象。那些我們無法達成或超過的,這是所謂的高標;而那些我們可以輕易達到的,則是低標。以愛情世界而言,我們若追求過兩個不同客觀條件的情人時,我們就能開始找出我們所在之處了。當這兩者的經歷你都有過後,你將開始知道自己大致是落在這區間之內。簡單的概念可以參考下圖的概念:

再論「不安全感」(三)

有兩次不同目標的經驗後,人可以大概的找出一個自己價值的「範圍」。所以呢,如果你受困於自卑感或是自信心不足的困擾時,你反而該多累積自己的戀愛經驗,就算那是失敗經驗也好。因為有個三次、五次後,你會大概知道自己的合理守備區間在哪裡。若需要更精準時,可以繼續增加戀愛經驗,並有意識地讓範圍往內縮(如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