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年間,英雄四起,有個叫竇建德的人崛起於草莽之間。

隋煬帝楊廣很上火,叫來名將薛世雄,說:「老薛呀,你雖是天下名將,但也不能躺在功勞簿上吃老本哦,要繼續為朕立新功嘛。現在,朕交給你個光榮的任務,你帶上三五萬的人馬出去巡查,凡是遇到禍亂四方的賊寇,就先斬後奏,統統給朕殺光光。」

薛世雄立正:「請陛下放心,一定完成任務。」

薛世雄率師出征,強兵猛將,絡繹不絕。一路上斬賊殺寇,勢若破竹。

聞知薛世雄來了,竇建德的手下人全都嚇哭了。說:「那薛世雄可是天下無人可禦的名將呀,他這番出馬,我們都死定了,趕緊逃吧。」

於是大家落荒而逃,竇建德跟著大家一邊跑路,一邊思考,越思考越不對味,就招呼大家暫停,說:「薛世雄這麼厲害,我們逃也逃不了的。要不乾脆跟他拚一架?」

眾人道:「老竇你瘋了?敢跟薛世雄打?誰把這麼愚蠢的念頭灌你腦子裡去的呢?」

竇建德道:「反正我們也逃不了。要不這樣,我們現在往薛世雄大營方向走,我率一小隊在前,抵達薛世雄大營時,如果天還沒亮,我們乾脆就打他。如果天亮了,我們就投降。」

眾人商議一番,就說:「那好吧,反正也沒活路了,就試試看你的方法吧。」

於是竇建德率280人先行,一邊走一邊催促大家:「快點走,最好趁天黑趕到,我們好進攻,如果天亮了⋯那就只能任薛世雄宰割了。」

但這280人,也是個個膽戰心驚,怎麼也走不快。終於行至薛世雄大營,天已經亮了。

天亮了,這麼幾個人是不敢進攻的。竇建德沮喪道:「算了,投降吧,愛殺愛剮由他…咦,那片黑乎乎的,是什麼東西?」

是霧。山野間突然彌漫起濃濃的大霧,剛剛亮了的天,一下子又黑了。

當時竇建德就樂了:「快點,天還沒亮,我們馬上進攻。」

他率280人,各執茅草點燃,突然大喊著衝入了薛世雄的大營。此時,營中數萬人正自酣睡,突然間聽到喊殺聲,又見火光四起,所有人都駭得狼哭鬼嚎,自相踐踏。

名將薛世雄被嚇醒,他不知道敵軍來了多少,驚慌之下,光著腳板躍出柵欄,在大野地裡發足狂奔。他一口氣逃到安全的地方,打聽敵軍來了多少,聽說才280人,他無法接受這個令人羞恥的現實,就被活活氣死了。

竇建德打出威名,成了時代梟雄。

俞敏洪先生有一段演講。他說:「有個男生在大學時期,沒參加過一次學生會活動,沒跟女生說過一句話,沒牽過女生的手,沒交過女朋友。」

為什麼呢?因為這個男孩,他內向,膽小,不敢拋頭露面。

俞敏洪先生說:「這個男生,就是我。」

哦,原來俞敏洪先生,大學時期是個內向、膽小的孩子。那他怎麼變得有膽量了呢?

俞敏洪先生說:「我從北大辭職後,不再教書,要自己開學辦班。那天我拎著糨糊桶,夾著小廣告,走在校園裡,心裡相當難受,我害怕,害怕被以前的學生看到…但沒有辦法,我必須邁出這一步。」

真不容易,俞敏洪先生突破內向膽小的自我,邁出這一步,就迎來了命運的轉機,實在是讓人欽佩。可知人生許多事,只是邁出第一步而已。

李開復說,學生時期,他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選修國際關係專業。當時的他,內向、膽怯、緊張、膽小,連前排座位都不敢坐,就坐在最後一排的左邊。是班裡最膽小的學生。

跟俞敏洪先生一樣,李開復學生時期,不敢把妹,不敢跟女生說話。他還說,班裡第二膽小的是個黑皮膚孩子,坐在最後一排的右邊。這個跟李開復一樣心懷恐懼的黑皮膚孩子,名叫歐巴馬。

對,就是美國上一任總統歐巴馬。

有人質疑說,歐巴馬和李開復有可能不是同學。這件事不清楚,但《紐約時報》曾有篇署名PeterBake的文章,文章稱,孤僻對於每一個總統來說都是一種詛咒,這一點在吉米.卡特之後表現尤甚。歐巴馬看上去好像就是這麼一個內向的人,他感覺到和親朋密友之外的人去交流,是很不舒服的。可見,歐巴馬真的很有可能也存在人際交往障礙。

當年那些膽小羞怯、滿心恐懼的孩子,誰要是對他們說,他們的未來會非常了不起,至少他們自己是不信的。

可現在他們這些人,站在主席臺上氣定神閑,遊刃有餘。再回望當年的自己,恍若隔世。

講這幾個小故事,是因為有個孩子在留言裡詢問:「霧老師,我性格內向、膽小,在陌生人面前緊張得話都說不出來了,我還有救嗎?」

有救,當然有救!你膽小,小得過俞敏洪嗎?

你內向,內得過李開復嗎?你羞怯,羞得過歐巴馬嗎?

這幾個人如今都混出來了,你又有什麼不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