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水庫,許多人馬上想到的是一片山明水秀,是遊憩散步的好地方,水庫也供給了我們每日使用的自來水。但每當久旱缺水時,新聞畫面也會出現愈來愈低的水位,彷彿只要水庫見底、我們也將無水可用。

然而,我們真的只能向水庫取水嗎?

近年來,暴雨或久旱等極端氣候愈來愈多,傳統「向水庫取水」的思維,已面臨挑戰。首先,水庫的建設勢必會破壞周圍的生態環境,我們也無法毫無限度的增設多座水庫。其次,隨著泥沙淤積的增加,水庫的蓄水量也將減少。此外,由於水庫不是容器無法加蓋,自然蒸發的水量相當驚人,尤其酷夏時的流失量更大。

而且,雨水又不只降在水庫所在地,是否可在水庫之外創造更多蓄水空間留住雨水?這些空間可否保有蓄水的功能,留下水庫無法蓄積的水,同時又可減少自然蒸散的量?

面對這些問題,年平均降雨量僅約台灣三分之一的荷蘭,有不同的解答。荷蘭地勢平坦,且長期與海爭地,曾留學荷蘭多年學習治水工程的國立屏東科技大學工學院長丁澈士提到,荷蘭人為改變水質、增加可利用的水源,攔截地面的水,導流到人工湖泊,透過地下水層的自然過濾,為荷蘭南部居民提供生活用水。

不同於在地面的水庫在下雨時累積水量,地下水庫直接蒐集在水庫集水區外,原本會直接流入大海中、無法利用的水,並將水導入地下含水層。將原本會蒸發、流入大海而無法使用的水蓄存在地下,這就是地下水庫的概念。地下水庫雖然看不見,但卻確實將水藏於地面之下,創造傳統水庫外的可用水源。

丁澈士目前在屏東林邊溪試驗的點,也參考了荷蘭地下水庫的智慧。丁澈士先在上游萬隆農場做了人工補注湖,每逢雨季時就運用生態工法攔截林邊溪溪水,這些雨水存到人工湖後、補注到地下水層,不僅可減少水患、更可打造人工湖區成為新的觀光遊憩景點。

當水庫見底時…顛覆傳統的蓄水新思維
丁澈士院長

地下水庫的概念是創造水庫以外的儲水空間,留下更多可用的水,同樣的原則可以有不同的執行方式,像是「海綿城市」中的「透水鋪面」及地下儲水槽也是同樣的概念。

現在城市中多是柏油、水泥等無法讓水流入地下的鋪面,這些道路「無法呼吸」也無法排水。但如果我們讓水可以逐層滲透到地底下,並以地下儲水槽留下這些雨水,不僅在降雨時吸收雨水、降低淹水發生的機率,天熱時也有降溫效果,而乾旱時也可利用儲水槽中的水、減少對水庫的依賴。低碳環境學會理事長、台灣大學大氣科學系教授柳中明長期規廣這項創新的生態工法,台灣已有成功的試點案例,如汐止禮門里的中正社區就是導入「會呼吸的道路」改善過往容易淹水的窘境。

當水庫見底時…顛覆傳統的蓄水新思維
低碳環境學會理事長、台灣大學大氣科學系教授 柳中明

海綿城市或地下水庫或許只是解決方案之一,如何與各種氣候與自然狀況和平共處,減少因水而產生的各種災害影響,是每個地球公民腦力激盪的題目,也是水調適時代的思考關鍵。無論是海綿城市或地下水庫,都是因應水調適時代來臨,顛覆傳統「向水庫取水」的概念,希望創造更多中小型儲水空間,也可藉由散佈在各地的儲水空間,讓「遍地開花」的儲水空間分散旱災所造成的影響。

在無法預知氣候變遷的方向或影響幅度時,過去傳統主流的用水及治水思維,顯然已經無法因應目前人類的用水需求,我們勢必得持續嘗試各種創新的可能,才能為人類找到水調適時代的最佳解決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