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曾想像現在車水馬龍的新生南路,多年前也曾是流水潺潺的水道?台大側門旁,低調地豎立著一座「瑠公圳」紀念碑,這裡是建造於清朝的瑠公圳舊址所在地之一。而台大校園內近基隆路四段的生態池,以及師生喜愛的醉月湖,都是以往瑠公圳的必經之處,也是瑠公圳曾經透過這些支流幹道將水送往舊台北城內農田、餵養先民的最佳見證。

如果再把時間軸線往前大幅推移,回到西元前,世界知名古文明都因大河而生,說明人類生活不能沒有水資源,因為糧食作物的穩定供給是人類智慧與文明得以向上累積的重要基礎。「水」就是影響農作物灌溉最重要的因子,這也是為什麼古今許多水利工程,都是歷史學家眼中的重要建設。

中國古代也是如此,正修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于蕙清指出,古人的治水思維,在重要典籍中多所著墨,像司馬遷在《史記》中,讚美大禹治水,也記載了奠定秦朝統一的基礎,由李冰父子在岷江所修築的四川都江堰,至今仍在使用。

鑑往知來水智慧-1

而在台灣,在沒有自來水的久遠年代,先人的智慧在台灣各地遍地開花。除瑠公圳外,日本水利專家八田與一也在嘉南平原建設嘉南大圳,都是利於農民灌溉農作物的水利工程。而嘉南大圳系統中,最重要的烏山頭水庫,更是當時亞洲蓄水量最大的水庫。隨著嘉南大圳與烏山頭水庫的完工,也讓原本夏季易淹水、冬季易乾旱的嘉南平原,變身成為當時台灣最大的穀倉。

若再往台灣南部走,高雄鳳山火車站以南一帶的地名,有著奇妙的巧合,曹公路、曹公國小、曹公廟等,這些巧合並不是因為鄰近的村落是曹家村,這些巧合來自於清朝後期,當時鳳山的父母官,曹謹。

研究曹謹如何將順天而行的地方治理之道,融合在治水政策與建設中的于蕙清,在介紹曹公圳的故事時提到,曹謹某次偶然來到下淡水溪(今高屏溪),向地方耆老了解水文特性後,決定在此修築灌溉渠道,希望解決當地枯水期無雨、居民沒有穩定農作收成的問題。曹謹面臨預算不足與居民不願搬遷的問題,于蕙清提到曹謹先是帶頭拋磚引玉捐錢,並請出耆老遊說當地居民,最後終於完成築圳。從此,鳳山的農作收成大好,據光緒20年統計,曹公圳滋養超過16萬人,佔鳳山人口超過4成,現址的曹公廟就是後來鳳山居民感念曹謹為他所興建。

鑑往知來水智慧-2

然而,就像台北的瑠公圳一樣,曹公圳也隨著現代都市化的發展,古時的水道已被填蓋得所剩無幾,近年來,有心人士力推地景保留或復原活動,無論是瑠公圳或曹公圳,都有部分區域透過再造計畫,成為兼具生態與景觀價值的濕地公園或生態池等。

其實,我們現在早已有完善的自來水供水系統,農作的灌溉問題也有更多應變之道,或許我們不再需要仰賴這些水圳,但回復這些景觀,讓我們有機會窺視先民的水智慧,學習他們面對不同的自然挑戰下的生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