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來,低碳環保成為顯學,「綠建築」一詞,頓時變得很熱,但,何謂綠建築?各國有不同定義,也有不同的評估系統,一般人可能會想到太陽能面板、低耗電的LED燈泡燈管,或者是環保建材,不外乎是節省能源、降低環境負擔的面向,卻常常忽略了「水」,也就是影響建築物內外包含溫度、景觀、生態、防災等諸多環節的關鍵密碼。

曾打造多座鑽石級綠建築,被譽為「綠建築實踐家」的郭英釗,在「水適界.大無限」論壇活動中,呼應活動主題,介紹建築物如何在環境中與水共榮共生,增強建築物在各種自然條件的變化下的調適力。郭英釗以其獨樹一格的觀點,從水,解讀綠建築。

綠建築設計的關鍵密碼

提到「水」在綠建築中的重要性,郭英釗將建築物比喻為人體,乍聽,風馬牛不相及,但其實無論是人類的生命或者綠建築,水都是至關重要的元素,人體將近7成由水組成,郭英釗也說:「我們的建築物裡一定要有水。」不管是有形的排水及蓄水功能、或者利用無形的水氣達到調溫效果,郭英釗讓「水」充滿在建築物及環境中的每個角落,就像人體中,水無所不在。

郭英釗將有別於傳統做法的透水鋪面,看成是人體的皮膚。不同於柏油或水泥等不透水材料構成的地面,透水鋪面採用粗石細砂層層堆疊,當雨水滴落到地面後,水可以滲透到地底、減少地面的積水,而非像傳統水泥與柏油完全封阻了水的去路;夏季時,地底的水氣也可透過透水鋪面的孔隙蒸散到外面,就像人的皮膚蒸散了汗水,熱氣也被帶走,地面溫度也會隨之降低。

讓人驚嘆的花博新生三館也有特殊的水巧思,屋頂特別設計了一扇扇的天窗,可以隨著建築物內外部環境變化,由電腦控制開或關,讓水氣在建築物內外流動,讓水氣創造的自然涼氣,達到降溫的效果。就像人體的毛細孔一樣,天冷,自動收縮,天熱,毛孔就鬆開,在開與關之間,調節人體的體溫。這些在人體與建築物間的巧合,讓一棟棟綠建築像有機生命體一樣,在大地之間呼吸。

這些水巧思無法複製在每處的建築物上,必需因地制宜。在那瑪夏圖書館中,建築物建構在水池上方,仿原住民傳統建築的高腳屋結構,建築物下的水池不僅可以調溫,池中有青蛙、魚,也有蓮花,兼顧生態與景觀功能。郭英釗說明,保留了原有基地的功用、尊重在地的景觀與文化,又兼具美化景觀、降溫之效,這便是綠建築最佳的天然工法。

而最膾炙人口的北投圖書館,在郭英釗眼中,建築物本身像是幾百棵樹一樣,可蓄積豐富的水,從屋頂蒐集到的雨水,將被引到地下室的水槽中存放,會轉用在澆灌與沖廁等生活用水。透過這些設計,把上天賜予的水,留在環境之中,可以降低對水庫的依賴,也就近創造了可使用的水源。

郭英釗為每一座會呼吸的綠建築,導入獨具特色的水巧思,不管是尊重在地原始生態與地景的親水概念,回收再用的惜水原則,以及各種因地制宜的設計,都是郭英釗持續用建築智慧與設計創意,為人類找到與大自然和平共存的調適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