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科學角度而言,水分子的化學式是H2O,即一個氧原子與兩個氫原子鍵結而成,或許你看不到水分子,但是你可以看到在我們生活周遭的水窪、小溪與大海,到看不到但確實存在的水,躲在綠色植物、人類身體、你我呼吸的空氣中。

這麼說來,水似乎無所不在,其存在範圍之廣也令人覺得水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尤其在台灣降雨量如此之多,或許有些人會覺得「雨下這麼多、河川流量這麼大,我怎麼會沒有水資源?」國立台灣大學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系教授童慶斌提醒大家說:「有水並不等於水資源,水資源的定義是指我們真的可以利用的。」他進一步說明:「像是可被運用於工業、民生、休閒、農業上的水,這才叫水資源。」

你不知道的水資源真相

童慶斌說,眾所皆知,全球水資源最多的部分是海水,佔了97%,但淡水只佔3%,若扣除冰帽與地下水,地表上的淡水更少,尤其是河川的水資源只占整個地球的0.00018%;這小數點後好幾位的微小數字,卻得供養台灣、甚至世界上的絕大多數的人口。

這似乎有邏輯上的謬誤,因為國際組織、政府及媒體常提到缺水的困窘,但是事實是我們只從0.00018%拿取水資源。如果是這樣,我們真的缺水嗎?

如果我們把焦點拉回台灣,這個謬誤仍然存在。每年台灣的總降雨量中,真正被利用的水其實只占21%,扣除自然蒸發的部分後,有58%的雨水量最後流到海裡面。這中間的關鍵就在於,台灣河川坡陡流急,所以留不住水,導致大部分的降雨都無法轉化為有效的水資源。

此外,人類建設水庫,是想攔截河川中的水資源將水儲蓄起來,其實就像存錢一樣,有時錢多、有時錢少,錢多時就存在銀行,待錢少即可提領使用。但是水庫的建設會涵蓋許多問題,我們不可能到處蓋水庫,因此,我們需要創造更多靈活的儲水空間,增加收集到的雨水,降低對水庫的依賴。

畢竟,「雨並不會只下在河川,雨下在每一個地方。」童慶斌說,「為什麼我們讓雨水流到河川才要用?為什麼不是下到大地就把它留起來用。」如果能用「遍地開花」的思維,不再侷限於過去向河川或水庫取水的思維,我們能用的水絕對更多。

個人的力量或許無法影響氣候變遷或政策制定等問題,除了節水、減少浪費外,個人能做的也不少,不管是透過簡單的水撲滿,或是在屋頂加裝儲水系統,都可以收集雨水並運用在生活之中。

某些專家認為水資源問題遠超過石油或能源問題,因為石油枯竭後可以找到替代能源,但水沒有替代品,這也是水資源如此珍貴的原因。所幸,水也有一個難得的特性,就是水能在大自然中不斷循環。水循環是一個連續的歷程,水主要從海洋或陸地蒸發,被帶入大氣,然後透過降雨,落到陸地或河川中,最終匯流至海洋,開啟另一個水循環的旅程。

你不知道的水資源真相

因此,為了創造水循環中的儲水空間,我們可運用不管是傳統集中式的儲水大系統,像是政府建設的水庫,或是比較分散的小系統,如個人使用的水撲滿。而如何整合小型的分散儲水系統與傳統大型的集中系統,透過調配增加可使用水資源的總量,及利用兩者互相搭配的彈性,減少因長期不降雨而造成的乾旱與缺水,是我們重新認識水資源的思考點,也是未來是否能有智慧善用水資源與降低旱災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