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怪「夜貓族」愛熬夜,都是基因惹的禍!

你是否覺得自己就是天生的「早起族」或「夜貓族」?慕尼黑大學的時間生物學教授、國際知名睡眠專家蒂爾.倫內伯格指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時型」(chronotype),即獨特的晝夜節律,通常可分為早、中和晚3個時型:自願早睡早起者、睡眠和起床時間適中的人,以及像吸血鬼一般晝伏夜出的夜貓族,如果你被迫在自然醒之前起床,身體就會產生一種不適的感覺,倫內伯格稱為「社會時差」。

而在《國際時間生物學》5月刊上的一項研究發現,在時型為晚型的實驗者中,與晚睡有關的基因往往具有活性,代表熬夜或早起的傾向並不是人們選擇的生活方式,而是在DNA中早已註定。

對於時型為早型的人來說,在早上7點起床是輕而易舉的事,但對其他人就並非如此了,如果你的睡眠時間無法與天生的偏好同步,很可能會損害健康,尤其是晚睡晚起的夜貓族,因為生理時鐘與工作作息差異最大。

根據今年3月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在《公共科學圖書館:綜合》(PLOS ONE)發表的研究顯示,與其他時型的肥胖者相比,時型為晚型的肥胖成年人往往食量較大、睡眠呼吸暫停的發病機率較高、高密度脂蛋白(HDL,即「好」膽固醇)濃度較低。倫內伯格也表示,1小時的社會時差(即時型與作息時間表間的差距)就會讓肥胖風險增加約33%。

此外,大腦也會受到影響,《國際時間生物學》上的另一項研究發現,與時型為早型的人相比,「偏愛在夜間從事日常活動的人更容易患抑鬱症」;在8月發表於《神經影像》(NeuroImage)雜誌的研究中,德國科學家則掃描了年輕男性的大腦,並發現在時型為晚型的實驗者大腦的特定部位中,白質(負責傳送和放大神經元間的信號)的結合力低於其他實驗者,可能會造成時型為晚型的人大腦「效率略低」。(來源)

●今日鉅亨網要聞:美整體營建支出 創4 半新高
美國商務部公布,美國10月份營建支出年增幅度為0.8%,高於經濟學家原先預測的0.4%,達9084 億美元,為2009年5月份以來最高水準,顯示公共建設計畫的增加,抵消了民間營建支出減少所帶來的影響。(來源)

●今日WSJ要聞:烏克蘭暫停入歐進程 國內爆發大規模抗議
數十萬抗議者走上烏克蘭首都基輔的街道示威遊行,要求罷免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因其決定暫停與歐盟(European Union)簽署一項影響廣泛的聯繫國協定。這是九年前「橙色革命」(Orange Revolution)席捲烏克蘭並誕生了一屆親西方政府後,該國爆發的最大規模示威活動。此次抗議活動是2010年亞努科維奇執政以來面臨的最大危機,他曾承諾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不過最近卻開始走更親西方的路線。烏克蘭計畫與歐盟簽署的聯繫國協定已經經歷了數年談判,一旦簽署,這個有著4,600萬左右人口的前蘇聯國家就將徹底走上西方化的道路。(來源)

●今日信報要聞:歐元區製造業PMI創2年半高 惟增長仍弱
歐元區11月MARKIT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終值為51.6,初值為51.5,創2年半新高,但整體增長仍顯乏力,據調查顯示,製造業產品的強勁需求,幫助推動歐元區11月製造業活動加速擴張,創逾2年最快增速,並讓企業得以開始累積小規模的未完成訂單。不過,整體歐元區增長仍然較弱,其中法國和西班牙再度下滑,還出現企業裁員。(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