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劉曉波被中國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今年6月因罹患肝癌,被批准保外就醫,於2017年7月13日逝世。

多年來,劉曉波針對臺灣、香港和西藏問題撰寫了上百篇評論文章,雖然有那麼多時間身陷黑獄之中,卻是中國人中少有的、百分之百的「自由人」。他的這些文章,共同指向一個讓那些「天朝衛道士」大驚失色的主題:「讓中國解體,讓人民自由。」 

Liu Xiaobo

近年來,中共的各級政權頻頻以優惠待遇吸引海外學子,官方宣傳機器也經常聲稱,每年有多少多少留學生為了報效祖國而拒絕高薪、放棄優裕、回國創業,但回國發展的海外學子中的許多人,都是先拿到了國外的身分(起碼是綠卡)才回來的。

自稱是「海外赤子」歸來,並高喊愛國口號的海歸們,實際上是兩頭佔便宜的搭便車,他們和看中了大陸大市場的外商一樣,無非是想趁局勢還穩定時來大陸撈一把。海歸們既有外國的身分,又有大陸的人際關係並瞭解大陸的遊戲規則,在權力市場化和權貴私有化如火如荼之際,大陸的一夜暴富的機會遠遠超過制度健全的外國市場。海歸們是打的贏就留下,打不贏就跑;局勢穩定就愛國,局勢危險就飛走,雙保險的發財機會怎麼能不叫人爭當「海外赤子」?!

這樣的現實,怎麼可能讓臺灣民眾接受「一國兩制」的統一模式呢!中共政權作為主權國家的政府在國際上的合法地位,除了給臺灣開拓國際空間製造人為困窘之外,絲毫無助於大陸對華人的凝聚力。

中共內部把臺灣的政治力量分為「統派」和「獨派」,大體上是自欺欺人的誤判。物質上不如人,政治上更是差之千里,道義上完全沒有任何凝聚力,又不斷地增加軍費、搞大型軍事演習;又不惜任何代價在國際上圍堵臺灣,連一位已經是平民的前總統出國治病,都要掀起軒然大波;憑什麼就說統一是主流民意?難道一個靠多數選票上臺的政府會由極少數台獨分子組成?

以現行中共政權在國內外、特別是收復香港後的表現,臺灣人在骨子裡很少有人真想與大陸統一。中共正在拉攏的國民黨和親民黨,兩黨大陸政策的最後底線也只能是「一中各表」和「維持現狀」。何況他們的兩岸政策也有島內政爭的原因,並不真正是為了與中共重開談判。

但是,臺灣人面對的現實畢竟是嚴酷的,憑中共習慣於用暴力進行統治的獨裁體制,以及不斷增長的國力和軍力,憑中共提出只有「一個中國」的定位被世界上大多數國家所承認,憑中共政權在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地位,臺灣人不可能有安全感,只能策略地與中共周旋,儘量避免激怒大陸政權,以達到維持現狀的目的。

所以,台商們對中共說軟話是為了掙錢,政客們表示善意是為了拖延,民眾希望保持不統不獨的現狀是為了生活安定。實際上,臺灣朝野及主流民意在以下原則上是具有高度共識的:

在兩岸無法就「民主的和平統一」達成共識之前,只能把「一個中國」作為未來的遠景,在擱置「一個中國」特別是「一國兩制」的前提下,進行對話、交流、經貿和溝通,為未來的共識打下基礎。

在兩岸關係的處理上,要面對歷史和現實,但這種面對不能只講無原則的實力主義或實用主義,即誰的人多、地大、武力強就由誰來主導。而應該在尊重歷史和現實的同時,在大原則上不違背普世道義的前提下,從兩岸的民眾福祉、社會穩定、品質提升、區域及世界和平、未來遠景出發,經過對等的協商、談判來解決問題。

暫時或短期內無法解決的問題就先擱置,隨著未來局勢的演變也許就能夠解決,或者壓根就不再是問題。在兩岸對「一中原則」沒有共識之前,就不應該單方面的以此為談判的絕對前提;如果大陸在不遠的將來走上自由民主的政改之路,「一國兩制」就不再是兩岸對談的問題。

當下的現實是,臺灣對大陸擁有著制度上和道義上的絕對優勢,而大陸對臺灣只擁有國際法上和實力上的優勢,兩相比較,臺灣的優勢符合人類主流文明和歷史發展大勢,是一種長遠的優勢,民主統一是臺灣的最後底線。

兩岸真正能夠坐下來進行實質性對話和談判的前提,就是中共放棄任何具有強權色彩的前提,向臺灣、向世界承諾:一,對外放棄武力威懾;二,對內進行民主化的政治改革;三,放棄「一國兩制」的統一模式,接受「民主的和平統一」的模式;四,不把「一個中國」作為絕對的先決前提,而只作為未來的目標,進行沒有任何強制性預設的談判。

也就是說,以和平統一的誠意和對等相待的善意來感召對方,以自由經濟和民主政治的雙重改革的成就來吸引對方,兩岸統一的時間表,就是大陸的經濟自由化和政治民主化的時間表。

換言之,選擇統一,不是選擇強制和奴役,不是刺刀下的不對等的談判,而是選擇自由與解放,是沒有武力威懾的、和平的、對等的談判。無論是統一的手段還是統一的結果,皆應該以促進具體的人的自由和解放為目的。

如果大一統只意味著面子上的民族尊嚴,而無視具體個人的尊嚴,只為了一黨政權的利益而無助於民眾的福祉,只是強權大國武力威逼下的統一,而不是平等協商下的統一,那麼這樣的尊嚴、利益和統一還是不要的好,哪怕它是以高尚的民族尊嚴和國家利益為訴求的。

其實,在極權帝國紛紛衰亡的今日世界,如何處理分合的問題,歐盟,這一由民主國家組成的新式共同體,已經為世界作出了榜樣—以自由主義原則為結盟基礎,以自願加入為基本前提。

歐盟的經驗告訴我們:歐洲一體化進程之所以能夠從六國經濟共同體發展為23國政經合一共同體,就在於這一共同體的建立和擴充,完全按照自由主義原則行事,入盟與否完全尊重各國多數國民的意願,凡是對加入歐盟存有爭議的國家,皆是通過全民公投來決定是否入盟;甚至,已經是歐盟成員的國家如果在是否加入歐元區的問題上存有爭議,也要經過全民公投來決定。

再回到兩岸的分合問題。無論分合,解決兩岸問題的絕對前提是必須採取和平,而只有做到以下兩點,才可能達成和平的解決方式:

首先,想合的一方必須尊重對方的主流民意,也就是強勢大陸必須尊重臺灣多數民意的自願選擇;其次,二戰後的世界歷史證明民主國家之間無戰事,也就是大陸政權如要與民主臺灣達成統一,就必須放棄獨裁制度。

現在,國民黨新主席馬英九已經多次公開強調:六四不平反,統一不可能。最近,據臺灣媒體12月21日報導,馬英九在接受美國《新聞週刊》專訪時,直截了當地說:「兩岸統一沒有時間表,目前時機未成熟,但國民黨的終極目標是統一。」也就是說,有望成為下屆臺灣總統的馬英九向中共現政權發出明確的信號:

如果說,「一中」是中共的談判前提,那麼,「民主化」就是臺灣的談判前提。大陸沒有民主化的時間表,臺灣也就沒有統一的時間表。反過來,大陸民主化的時間表就是兩岸統一的時間表,大陸一天不走向自由民主,兩岸就一天無法展開真正的談判,也就更談不上未來的統一了。

2005年12月20日於北京家中(《觀察》首發)

書籍簡介

統一就是奴役:劉曉波論臺灣、香港及西藏

作者: 劉曉波

出版社:主流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04/29

劉曉波

中國作家、文學評論家、人權活動家。

1955年12月28日,出生於吉林省長春市。1980年代,以「黑馬」之姿登上中國文壇,1988年獲得北京師範大學文學博士學位,並留校任教。

1989年,參與天安門學生運動,為「廣場絕食四君子」之一。天安門屠殺之後,被捕入獄。此後成為中國最勇敢和最活躍的異議知識分子之一,在海外出版多部著作,在海外中文媒體和互聯網上發表數百萬字的評論文章。 2008年12月8日,因起草和組織《零八憲章》而被中國當局祕密逮捕。美國學者林培瑞讚揚說,劉曉波的選擇「如撲火燈蛾,無懼於赴湯蹈火」。2010年12月25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劉曉波有期徒刑11年。其妻子劉霞亦長期遭到非法軟禁。

2010年10月8日,劉曉波因「在中國為基本人權持久而非暴力的奮鬥,已經成為方興未艾的中國人權奮鬥的標誌與豐碑」,而榮獲該年度的諾貝爾和平獎。如果排除達賴喇嘛的國籍爭議,劉曉波是首位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也是當今世界唯一身在監獄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美國《時代雜誌》將劉曉波與翁山蘇姬、曼德拉、甘地,和馬丁•路德•金恩等一同列為全球「十大政治犯」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