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福部箝制言論與學術自由(自由時報/11月25日) 

商業周刊「牛奶駭人」爭議,筆者查了衛福部食藥署主張要對學者開罰的食品衛生管理法第四十條,赫然發現,依體系觀之,應該公布檢驗方法的「行為主體」,其實是「政府」,並不是「民間」。再者,第四十條在該法沒有罰則,而人民本無公布報告的作為義務,官方為何可恣意依行政執行法開罰三十萬?最重要的,依釋字六五六號之旨,人民有「不表意的自由」,所以該學者願意公布研究,是其主動願意配合。

台灣北社社長張葉森:「未檢出」不代表沒事(蘋果日報/11月25日) 

農委會聲稱相關檢驗是在中央畜產會的國家認證實驗室進行,但筆者上網搜尋結果,中央畜產會的檢測實驗室所公布檢測項目,並無抗憂鬱劑、塑化劑及5種藥品代謝物等。所以農委會應該要公布這幾項檢驗項目的檢驗方法及其最低檢出限量。

又,農委會聲稱磺胺劑類「未檢出」,筆者檢視中央畜產會所公告的檢驗項目與收費標準表,磺胺劑的檢測所使用的ELISA方法,其收費是800元、TLC方法收費1000元、HPLC方法,收費2000元;由此可知ELISA檢驗結果的精確度和可靠度,其未檢出的結論令人存疑。

商周牛奶檢驗 衛福部指佐證不足(聯合報/11月25日)

針對商業周刊遞交乳品檢驗資料,衛生福利部昨舉行專家會議,與會者認為周刊繳交的資料不全,且缺少佐證的相關學理資料,檢驗結果不足以支持報導內容。

衛福部食品藥物管理署昨天上午邀請農委會、質譜分析化學、乳品加工及動物營養代謝領域的專家學者共同討論,與會人員認為資料有四項缺失,包含未提供檢驗方法依據、實驗室名稱及位址、判讀方式、質譜圖及標示樣品名稱等,檢驗缺乏學理依據,不足以支持所公布結果

官方擴大驗奶 今公布結果(中時電子報/11月25日) 

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昨再次針對《商業周刊》乳品檢驗資料進行審查,為解答民眾「牛奶究竟能不能喝?」的疑慮,食藥署已擴大抽檢包含商周檢驗的市售乳品及酪農乳源等樣品共25件,今日公布官方檢驗結果,明日公布重覆以商周方式進行的檢驗結果。

食藥署與農委會昨召開專家會議,邀請分析化學、乳品加工及動物營養代謝領域專家學者,審查商周與銘傳大學生物科技系副教授陳良宇提出的乳品檢驗結果,認為目前資料仍有「尚未齊備」與「數據品質、佐證不足」兩大缺失。

林杰樑妻:全家從不喝鮮奶 (ETToday/11月24日)

俠醫林杰樑妻子譚敦慈今天(24日)表示,家人一向不喝鮮奶,都喝豆漿。

譚敦慈說,雖然鮮奶對孩子是很健康的飲品,但林杰樑生前是洗腎病患不適合喝,且鮮奶脂肪量高,也不適合年紀較大的人喝。林杰樑甚至認為,小孩子就應喝脫脂鮮奶。更重要的是,林杰樑生前曾說過,歐盟核可的動物用藥僅30多種,農委會卻核可100多種,「你能說真的安全嗎?」因此她及家人一直都喝豆漿。

楊志良:政府說零檢出 別信!(蘋果日報/11月24日)

《商業周刊》爆料7成鮮奶含禁藥,衛福部首波檢驗卻全合格,對此衛生署前署長楊志良砲轟:「政府不能信賴,民眾要有自覺,別相信零檢出。」

食品中多少都有毒物含量,認為民間可自行檢測,但直接公布檢測結果並不妥,易造成社會恐慌,主張由民間做檢測,交給衛生主管機關做追蹤與確認,再公布檢測結果,若有隱瞞吃案情事,主管機關首長就得下台。

楊志良痛斥,廠商公然宣稱自己是受害者,簡直荒謬、無恥的賴皮講法,讓人聽不下去,更無法原諒,「掛了自己的品牌,就要負起一切責任」,應予以高度譴責、高度懲罰直到倒閉為止。 

精神科醫師蘇偉碩:有疑慮就可提出,政府和牛奶供應方應證明安全性(上下游/11月24日)

精神科醫師蘇偉碩認為,農委會檢測藥物殘留,跟陳良宇驗代謝物,兩者根本不同,農委會不能因此宣稱牛奶安全。他舉例,陳良宇驗出來的抗憂鬱劑代謝物Clomipramine (氯米帕明),事實上是一種藥的化學成分名字,是第一代抗憂鬱藥,主要治療失眠、憂鬱,或是慢性疼痛,但牛如果要用,必須經過獸醫開處方箋,農委會應該要直接檢驗這項藥物,不要拿其他藥物模糊焦點。

他認為,陳良宇提出了檢驗報告,政府應去反證,「就像起訴一樣,檢察官只要合理判斷你有犯罪的可能性,就可以起訴,法官再根據相關資料去判刑。」他說,只要報告認為有安全疑慮就可提出,牛奶供應方要去證明安全性,政府應先檢視牛奶是否有問題。

牛乳風波的省思(蘋果日報/11月24日)

作者:杜宇(陳李農改研究團隊執行長)

政府部門在鮮乳事發的第一時間竟然是去質疑該檢驗粗糙不夠嚴謹,而不是採取積極做法找出事實真相,相關部門的心態和作法確屬可議。

台灣因夏季期間較長、乳牛以圈飼為主運動量不足,加上種種人為的飼養管理措施不正當使得乳牛感染疾病的風險相對提高。國內酪農在蓄養過程為增加泌乳數量以及經濟效益考量,除了給予優質牧草飼料外,也會使用若干藥物並不違法,問題在於酪農必須使用合法藥劑並嚴格遵守停藥規定(依不同藥物有不同的殘留時間),不能提前上市且因病治療期間所產的生乳皆應廢棄直至痊癒停藥,再經藥物殘留測驗合格後才可交乳,然而過去研究曾發現所採樣乳汁含有藥物殘留,顯示相關規定並未被認真執行,確有檢討改進的必要。 

消基會:食藥署想壓抑報導 對商周殺雞儆猴(聯合報/11月24日)

消基會秘書長雷立芬表示,食安事件連環爆,食藥署對商周的做法,可能是想壓抑報導,「有殺雞儆猴味道。」她表示,商周報導至少也點出牛奶可能有問題,食藥署應盡速檢驗,才能釐清真相。

獨立記者朱淑娟:如果檢測都要「符合國家標準」,不是很可怕嗎?(朱淑娟臉書/11月24日)

看到食管署剛才針對商周牛乳資料發的新聞稿,立刻想到「台塑告莊秉潔」案,台塑在法庭上拿著行政院環保署長沈世宏一篇新聞稿當令劍,指莊老師用的空汙模式不是環保署認可的模式。法官立刻嗆台塑:「行政院是上帝嗎?誰說學者研究一定要用政府的模式?」

而學者自行採用可能比官方更好的模式應該受到鼓勵,不然為何還要有「學術研究」?這是最後法官判台塑敗訴最主要的理由。法官也認為,台塑要做的是指證莊老師做的結論有錯,而不是質疑他做的資料從嗎裏來、用什麼方法。

而農委會、食管署一再強調,他們是用「國家實驗室」檢測,這也讓我想起一件事。各位可以去查一下環保署的「健康風險評估指引」是那些老師做的?其中一位學者當中科三期環評小組召集人時,還發明一種說法「后里過去的汙染不能算在中科頭上」,意思是空氣汙染可以切開,麻煩你的鼻子不要吸到中科的毒氣就安全了。這位老師還接台塑的案子,所以台塑六輕排放的汙染健康風險都在「可接受範圍之內」.....

各位想想,如果什麼檢測都以「符合國家標準」、且是「國家實驗室」做的,這樣不是很可怕嗎?我們當然要不同的檢測方法啊。

台大動科系教授陳明汝:抗生素代謝物,和抗生素已經是不一樣的東西(上下游/11月22日)

此次《商周》公佈的殘留多是代謝物,但包含歐盟和美國,國際上幾乎沒有人測代謝物殘留。代謝物只是某個物質的片段,動物吃進某種物質,經體內酵素、微生物切成一段一段小分子,以陳良宇檢測出的代謝物Pyrimido為例,這個代謝物的前面和後面,都還有許多不同的序列,在網路上隨便一查,許多物質都含有Pyrimido片段,因此無法直接用Pyrimido回推是何種物質。

但就算知道Pyrimido是抗生素代謝物,經過分解,它和抗生素已經是不一樣的東西,《商周》報導寫,Pyrimido可能引發過敏反應、增加肝腎負擔,其實都是很大範圍的概念,抗生素和許多藥物本來就會有這些反應,問題是無法證實Pyrimido來自何方,直接寫Pyrimido引發過敏反應、增加肝腎負擔不太恰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