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這次是捅到數十年來台灣農畜產的產官學鐵三角。台灣地處亞熱帶,本來就不是黑白花的溫帶乳牛生長的環境,要能讓乳牛泌乳,又不可能讓乳牛住冷氣房,必須要使用非常多藥物來維持乳牛的泌乳。

我個人認為,銅葉綠素(或銅葉綠素鈉)不是高風險的議題,正因為是風險不高,再加上像高振利這種無良業者的配合演出(不實陳述),再加上味全頂新的出線,魏家四兄弟99%貸款買帝寶,所以可以像肥皂劇一樣,一直搓出許多泡沫,但真正的健康風險與危害性並不高。但也曝露出台灣衛生、農業官員的缺乏國際標準化與檢驗認證的經驗。

而商周這次踩進的是長期結構性的「不能說的秘密」,就會被產官學鐵三角起而撲滅,現在農委會、學者以技術來反控商周,接下來商周可能會受到廣告壓力,這場「牛奶駭人」的故事會不會有續集,有待觀察。商周顯然是處於弱勢,大多數人無法理解那麼多的藥名(比銅、葉綠素複雜多了),還有更複雜的代謝產物問題。

商周所爭論的:牛奶中不該有的東西,為何出現?這不需要定量,定性就夠了。農委會的檢測對於不可出現的物質也是用定性法、快篩,沒有必要用定量法。若是環境污染造成,就太可怕了。

像塑化劑,如果是牛奶的容器溶出,也是不應該的,這顯示容器不合格。

避孕藥殘留,因為要讓牛持續泌乳,使牛不再進入懷孕的周期,如果所謂專家說:「乳牛的飼養根本用不到避孕藥,因為繁殖乳牛是採人工受孕,她無法理解使用避孕藥的說法從何而來。」恐怕連常識都有問題。

至於酪農、業者要求商周公開檢測方法、程序,我支持,但我更要求酪農、食品業者、農委會、衛生單位公開他們的抽樣、檢測方法,以及檢測程序、實驗室認證認可情況,讓檢測公開透明化,讓公眾監督。長期掛在一起的產官學敢嗎?

商周碰到的是一個長期而且結構嚴密的沈痾,要用簡單的檢測來揭發,的確是非常困難的。未來需要更多的準備,更務實的來揭發事實,懲惡除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