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奕伶 2013.11.23

出刊前一晚,十五歲的兒子問我:為什麼你要做這件事?為什麼不讓政府做就好?

他用眼神請求我:媽媽,請你不要去冒險!我用微笑回應了他的憂慮。

出刊後不到四十八小時,現任、前任政府官員紛紛跳出來指責我們,質疑我們的研究方法,否定我們的發現結果。

正如同一位專家所言:「商周這次是捅到數十年台灣農畜產的產官學鐵三角,踩進長期結構性的『不能說的秘密』」。

是的,我們的確承受了很大的壓力,也考驗著我們的勇氣。但同時,我們也感受到,讀者敦促我們繼續追蹤「牛奶到底有沒有問題」的期望,非常強烈。

近兩個月來在食安事件一路挨打的政府,在我們出刊後不到四十八小時內,密集召開兩次記者會,釋出牛奶禁藥未檢出的聲音。但遺憾的,「孩子天天喝的牛奶,到底有沒有殘留抗憂鬱劑、避孕藥、止痛劑等代謝物禁藥?」這是政府至今沒有給我們的答案!

我們沒有得到真相,只接收到政府一連串質疑檢驗方法的指控。焦點被模糊了,請回到我們的報導初衷:「牛奶裡為什麼出現不該有的東西?」

奶品產業背後的產官學利益結構嚴密,舉世皆然,否則歐美國家也不會因此激烈辯論攻防,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是我們身為媒體的使命感。

也許有朋友問,你們是否應將報告先送給政府,而不是自行刊登?難道只是為了刺激銷售?不,其實零售佔商業周刊發行不到一成,我們的發行大多靠訂戶長期支持。我們沒必要冒著被政府大聲抹黑的風險,甚至被業界抵制的危險,去刺激那一點點的銷量。而經驗法則也讓我們知道,很多案子一送進政府,就可能石沉大海。我們的孩子,可能繼續喝那含有「不該出現的東西」的牛奶。

也有人問:為什麼不送第二家公正機構複驗?

是的,我們也曾這樣嘗試,從南到北,八家專業機構與大專院校,但沒有人願意接受我們的訂單。很可惜。因此在雜誌的首頁總編輯的話,我即向大眾坦承,「這是一份不夠全面的檢驗報告」。是的,我們沒有尋找到第二家專業機構的複驗,便公告了這份報告。

因為我在出刊前問了自己一個問題:身為一個媽媽,你願不願意接受這份不夠全面的檢驗報告?

我想到,兒子從小被我要求把牛奶當開水喝,我,懊惱,也捨不得讓台灣孩子們的健康在這樣不明就理的情況下,被輕忽。

如果說,這樣就是黑心,實在太沈重。

如果說,這篇報導最大的問題,或許就是這次的製作團隊全都是女性,因此,當我們看到報告中「那些不該出現的東西」時,每個人都被嚇到了。只要是不能被證實安全的食品,連一天,我們都不能忍受讓孩子繼續食用。因此,在雜誌首頁,我也卑微的請求,商周只能做到第一棒,接下來的棒子,請政府接手。

如果這是黑心,我,不知該說什麼?

如今,陳良宇的研究方法、報告,在政府官員的要求下,全數交給政府。但是,我們也呼籲,請政府也對等的公開自己的檢驗流程、方法,並邀集中立第三者見證檢驗過程,以免自己球員當裁判,讓孩子的健康在黑箱中被犧牲。

是的,我們正因「身為媽媽的焦慮」,承受很大的壓力,也正在付出代價。是的,我們只是民間機構,沒有政府般龐大的資源與專業。

但是,孩子,是我們的心頭寶,為了孩子的健康,我們寧願過度謹慎,也不忍別過頭去,選擇輕忽。

是的,身為媒體,我們能力有所限制,但俯仰不愧天地,我們選擇跟隨當時追查出塑化劑的楊技正,當一個雞婆的把關者。因為孩子的健康,一刻也不能等。

因此,請容許我們在此卑微而沈重的呼籲政府,請與消費者站在一起,協助大家發現異常背後的真相,而非第一時間就質疑並檢討民間機構的檢驗流程與方法。

當孩子天天喝著鮮奶,當鮮奶出現異常物質,官員們,我們需要您更雞婆一些,為台灣的孩子們挺身而戰!

早上的冬陽好暖,出門去衛福部遞交報告前,兒子問:你要出去被告嗎?

我對他笑了笑。我心裡則對他說:孩子,媽媽是為你而出征阿!

延伸閱讀:

《商業周刊》第1358期總編輯的話「一份不夠全面的檢驗報告」

《商業周刊》第1358期封面故事「牛奶駭人」

【牛奶駭人 專題特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