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這份報告負責任

孕婦懷孕的時候,會去吃一堆藥嗎?不會,怕影響到胎兒的發育,什麼藥都不敢吃嘛!生了小孩要餵母奶,更是什麼藥也不敢吃,就算感冒,寧願很不舒服都不敢吃感冒藥,就是怕餵給嬰兒喝的母奶裡面有感冒藥的殘留,怕影響到嬰兒的發育啊!就跟牛奶中有動物用藥殘留的道理是一樣,有風險就不行啊!

為什麼只能做定性,不能做定量?因為這是不能在政府規定裡面可以出現的動物用藥殘留啊,只要定性檢測有檢出,就不可以了。

量的問題,政府要去找出來啊!只要政府公佈標準品(編按:標準品是做為其他樣品是否符合標準的範本,就像銅葉綠素檢測,必須要有政府公布可供比對的檢測標準品),我就一定能夠驗出量。

農委會防檢局、中央畜產會的人今天過來找我,要我提供檢測方法,我給他們看了方法,官員跟我說裡面的英文很難對,我跟他說,對,我就直接給他CAS號碼,也就是化學物質編碼,讓他直接對比較快。

原來,他們三點開記者會,看了我的方法,然後就說我的方法非常的不精準?你(農委會)找了教授來站台,但是,裡面卻沒有檢測的專家。

我同事跟我講這件事,我上網去看了一下,哇!原來大部分的人都在說我是笨蛋,但我做出來的東西都弄對了啊!

昨天網路上有個人跟我說,檢測出塑化劑就是實驗室污染,那時候我完全沒有回應。好啊,昨天農委會的公告就是都有驗出來啊(都有塑化劑)。

昨天在臉書上,有一個老師說我做得很粗糙,後來我跟他說我做的目的,以及怎麼做的,說明完之後,他就發現他自己沒有搞清楚,我講的只有定性。最近很多記者在問,譬如說「定性還是定量」,大部分其他媒體,都不引述只有定性,沒有定量,我一直強調做的是定性,不是定量,怎麼會有數字?

藥品到代謝物還有一段過程,有代謝物就一定有這樣的東西,一定有廠商生產這樣的東西,一定有人有管道用下去。這些東西是否無害應該是政府的工作,要找毒理的人,要找藥理的人,我只是檢驗的人,剩下的真的要靠政府才行!

中央畜產會的人說,他們只有塑化劑有檢測的標準品。其他被我檢測出來的項目的標準品,衛福部拿不到、農委會也拿不到,你要我去拿標準品,真的,我有那麼厲害?政府機關拿不到,我可能拿得到嗎?

中央畜產會的人看我這邊有沒有標準品,我直接跟他們說,我沒有標準品,你們比我更有資格拿標準品,為什麼你要來跟我要標準品?我就很火大啊!

我對我這一份報告負責任,現在遇到的困難就是標準品,所有的問題都是出在標準品,標準品要怎麼拿到、能不能夠拿到?這些不在可驗出清單上的藥品,可能不是國內生產的,可能是進口的。

檢驗是複雜、很麻煩的,如果還要繼續做成本就很高,不是一般公司負擔得起的。一個檢測樣本的開發可能要上百萬元,是要政府才有辦法做的。

他們要我提供方法,(11.21)晚上已經整理好,寄給他們了。如果有人想要,想要知道,可以找防檢局要。

我只想當個小老師,你們這些大教授、官員啊,你有資源,去檢測是你的責任,不是我的責任,反正檢測裡面還有「一堆東西」。

好吧,我要乖乖閉嘴,有人要我安靜,我就先安靜吧!

2013.11.21(陳良宇口述、吳美慧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