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讓海外客戶很快看見安口,各式少量多樣的訂單湧入,從中式的水餃、肉圓、月餅,到日式的和菓子、中東人吃的雙色餅乾等各國包餡料的特色點心業者都有人找上它。

只是,安口是如何讓機器變成變形金剛?同樣是水餃,各國不同文化就衍生出多樣化的口味與造型,加上「每一家店都想做出自己的獨特性」的思維,安口的包餡機要如何讓大家都滿意?

安口機械第二代掌門人,總經理歐陽志成說,這是一段非常辛苦的摸索過程。

相較於木工機、工具機,加工的是均質的木頭、金屬、塑膠等死的材料,食品設備處理的是麵團、餡料,低筋、中筋、高筋麵粉以及杜蘭粉,不同的蛋白質,加同樣的水下去,黏度、軟硬度、特性、彈性還是都會不一樣,當機器追逐老師傅手藝時,由於變數極多,而且各地口味的喜好又不同,只能靠一次次的實戰累積經驗,才能提升勝率。

安口剛成立就債台高築,還要面對不成功就退訂金的慘況,「這是加工活的東西,真的好難。」「一開始接單成功機率不到三成。」歐陽志成說,企業剛開始時,幾乎快經營不下去。

設「食品配方圖書館」
實戰建數據,拉高勝率

然而,不面對顧客挑戰,就沒辦法進步,父子兩人忍著負債,透過一次次的實戰,滿足不同配方需求,設計出包餡機「九成標準化,保留一成依客製化需求靈活調整」的硬體設計架構,降低失敗率;另一方面,其將每次配方成敗的數據記錄起來,建立一個涵蓋上百國家、多達三百多種食品的「種族食品配方圖書館」,最後軟硬體整合,讓安口現在勝率到八成以上。

一位美國舊金山的餐廳老闆,原本是因為當地政府調高工資,才找上歐陽志成買湯包機器。以當地的工資推算,一台機器取代三位湯包師傅,只需半年就回本,讓他開心埋單。但卻遇到麵皮配方因素,手工湯包出現筷子一夾就破底,精華湯汁流光光的老問題。面對「很多店家都遇過」的狀況,安口最後從圖書館找出解方,還做出至少五種類似自家口味的配方選擇,讓雙方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