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兇藏吉」。每次有人問我,台灣未來命運的時候,這都是我給的標準答案,我不是半仙,也沒有受過命理訓練,會有這樣直接而肯定的答案,全拜羅馬的機場捷運所賜。

去年,仗著自己多次歐洲旅行的經驗,大膽地帶著一家人開拔到義大利自助旅行,開著不熟悉的「手排車」從佛羅倫斯到羅馬,加上有三歲及七歲的女娃同行,迷路、爆胎,讓我對慵懶的「義式服務」非常有體會。人疲馬困,總算熬到最後一天回到了羅馬,進了火車站,眼見就要解脫了!

想不到,早就買好的機場快捷火車票,竟然大誤點,一群人擠在月台上,因為飛機趕不及,優雅的歐洲人,也開始搶位,站方沒有協助、沒有解釋,什麼都沒有,三個車次的人全擠在短短的兩截車箱中,站務人員得把大家推進車箱,火車才能啟動,一瞬間,我以為我回到上海地鐵,20分鐘,760台幣,換來的一場泡在汗水中的災難。好不容易仗著娃娃車的「前導」優勢,才好不容易擠到了一個容身的「站位」。讓座?在義大利可沒這個詞!

機場也沒好到那去,冷氣依然罷工,空曠的機場,沒有一把椅子,一群人只得坐在地上把手邊的午餐吃完,梳著油頭的義大利帥哥海關,在與旁邊同事的嬉鬧中,幾乎沒看一眼,就讓我們五人過關。

回台灣,一切順暢多了,被罵到臭頭的桃園機場,人多,卻有秩序,看來正經八百的海關,證照檢查,搭了接駁車進了高鐵,不到160元的車票,同樣20分鐘,一家人一路就無縫接軌上了捷運,提早回到家。

一樣的機場快捷,在義大利卻花了四倍多的價格,換來一折的服務品質,如果不是地域、文化及距離等限制墊高了「交易成本」,在一個「完全競爭」的狀況裡,義式服務肯定被台式貼心淘汰。可惜「服務」這事,沒辦法像3C產品,可以打包運到歐洲,只能慢慢等這個差別在交易市場發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