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時代造就了英雄?還是英雄成就了時代?在競爭壓力極度高張的瑞士製錶業,獨立製錶成為一個最興奮也最辛勞的行當,一不小心你會被大品牌淹沒淘汰,如果不畏艱辛地堅持自己並創造不凡自我,就有可能取得成功。獨立製錶像是集團經營環伺的小樂手,在這個巨大的洪流裡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傳奇。

馬勒與HYT- 詭諊多變中求經典

後浪漫主義樂大師馬勒是在同世代中被喻為最後一個大師,在其後浪漫主義已經結束,接下了的現代主義是另一個世界的事情了。古典樂到了馬勒彷彿成了一個承先啟後的轉捩點。可馬勒以指揮才華聞名,其創作卻沒有受到如此大的重視。在瑞士製錶領域裡,有著許多既定的傳統概念,比如錶廠的設立與健全,又比如設計方針的一致調性,又比如對傳統極度遵從的排他性。HYT在創辦人Lucien Vouillamoz於2002年的一個概念形成,但一直要到數年後才能成形,透過許多朋友的意見援助並進行修正打造出第一只錶款原型,到了2010年Vicent Perriard才正式帶領Francois Mojon的技術團隊將旗下錶款H1落實上市。

馬勒與HYT - 詭譎多變中求經典

HYT在瑞士製錶領域,甚至放諸於少數的獨立製錶品牌之中,都像是新生兒般地幼齡,卻在2012年的日內瓦鐘錶大賞中獲得「創意科技」獎項的肯定。H1腕錶引人入勝之處或許來自於面盤最外緣的螢光色調液體指時,這個透明管子裡裝載了螢光色與透明色兩種物理特性不同的液體,當機芯受到動力推動輪系後,即可透過面盤下可見的雙幫浦推進,並進行精確的當下小時顯示。如果你透過錶冠的轉動校時,這個神奇的液體仍然可以前後移動調整。

馬勒與HYT - 詭譎多變中求經典
HYT H1 液壓顯時腕錶

H1有如科幻電影中才會出現的腕錶設計,又以這樣獨特的方式顯時,讓人不禁思索是否以電子推進的方法驅動著整枚腕錶,否則怎可如此精密地作動無誤?HYT錶款最迷人的地方就在於:利用微型工程的精密化,打造出以機械動力推進的神奇獨特顯時方式。當所有的錶款都在講求更高的防水性,並且思維上必須將所有錶款浸水的可能性排除,HYT卻大膽地使用液體來顯示時間,H1就像一個小小自體運行的機械工坊,幫浦上上下下的運行,時間就在時間地推進中流轉。H1打造了全球第一只以液體顯時的機械腕錶,更在機芯的設計上,不再只是發條、輪系以及指針的基礎結構,而是以精密的微型工程製作出可精密微步推動的機械幫浦以及透明管狀物裝載指時液體。

創意與技術並進

HYT第一只作品H1腕錶不但受到媒體廣泛的注目,多數人多半將眼光放像特殊的螢光色液體顯時,卻少有人注意到HYT在微型機械製作上的創舉,具有7項機械裝置專利與1項設計專利的H1腕錶,體現了在現代微型工程進步神速的今天,人們對機械運作裝置更可以發揮極大的想像力。

馬勒與HYT - 詭譎多變中求經典
HYT H2 液壓顯時腕錶

2013年HYT旗下H2腕錶問世,這一款腕錶聰明且巧妙地滿足了男性對機械結構的偏執渴求,更將HYT表款設計推向另一個層次。以全裸露的方式大方展示機芯的機械結構,這一次H2更滿足了機械操作的快感享受,以檔位切換的方式,可選擇表冠操作功能:調時、空檔、上鏈。機芯內亦備有最佳溫度顯示,在溫度極高的狀態下,此一指示將指向紅色,不建議此時調整時間,雖然H2透明管內的液體已經加入穩定溫差質變的成分,但為確保錶款的最高精確度,仍設置了此一顯示功能警示使用者。H2與H1另一個不同之處在於,被列為中央軸的分鐘顯示,因為機芯結構的限制,走到30分鐘刻度處將以快速跳躍方式略過小時顯示透明管的銜接處。這些與配戴者多了互動的設計,就像以V型排列的幫浦設計,就像是一架蓄勢待發的跑車,將疾速前進。

後浪漫主義古典音樂大師馬勒的作品不多,卻在後世最常見於電影配樂的使用,而廣泛為人聆聽。與它同期的音樂大師都紛紛受到當代與後世的注目,唯有馬勒在很久很久以後才被注意,甚至啟發了後世現代主義的古典音樂創作。馬勒作品最著名之處就在於不遵循傳統調性的創作,在當下許多人不能習慣這樣的曲風而被忽略,但卻因為其不在調性上,更開啟了音樂的另一種可能性。HYT比馬勒更幸運,在推出第一只H1腕錶時就備受關注,H2腕錶顛覆了機械腕錶的科技感:既是如此前衛的科幻外型,又是如此典型的機械結構組成,矛盾的結合如同馬勒的音樂作品,將潛移默化地深入人心。

>>獨立製錶聯展相關文章

  1. 瑞士獨立製錶品牌之崛起
  2. 催生台灣獨立製錶藝術展之推手
  3. 獨立製錶五重奏之一:貝多芬與Greubel Forsey -橫越世代的巨擘
  4. 獨立製錶五重奏之二:莫札特與MB&F -天才型機械神童
  5. 獨立製錶五重奏之四:德布西與Laurent Ferrier-師承古典創造絕美
  6. 獨立製錶五重奏之五:舒伯特與Christophe Claret-紮實步伐前進造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