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時代造就了英雄?還是英雄成就了時代?在競爭壓力極度高張的瑞士製錶業,獨立製錶成為一個最興奮也最辛勞的行當,一不小心你會被大品牌淹沒淘汰,如果不畏艱辛地堅持自己並創造不凡自我,就有可能取得成功。獨立製錶像是集團經營環伺的小樂手,在這個巨大的洪流裡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傳奇。

莫札特與MB&F-天才型機械神童

年方十一就創作出人生中第一部歌劇,莫札特站在巴洛克與古典主義的音樂潮流轉折,從三、五歲就顯天才,生前就受眾人愛戴關注,身後留下的所有著作也久居極高地位。也許是我的聯想力太強,當我開始動筆寫五個我認為當代最重要的獨立制表品牌時,我對MB&F就有着直覺性的連結,就像莫札特從未失手的創作,MB&F的創作年齡非常小,在宏大的制表產業中,短短8年就造就了七個表款設計,還不加上所有系列款式的變化式,更別說還有一個創作為機械戰艇外型的音樂盒。

莫札特與MB&F - 天才型機械神童
MB&F MusicMachine

沈潛是為了更美麗的出擊

莫札特雖年幼發跡但卻必須受到父親以及政治因素的牽制,1782年離開了故鄉,莫札特可以更自由的創作,著名的c小調大彌撒就在這個時候完成。Maximilian Büsser在先前的豐富品牌操作經驗下,加上自身的微型工程的學歷背景,更加了解自己追求的機械世界以及心中理想的機械腕錶應該是什麼個模樣?就像是莫札特離開了父權與雇主的羽翼保護,更能遵從自己的心志,創作出更加符合自己想法與才華的作品。從創立MB&F品牌以來,旗下的第二枚腕錶設計更因首戰HM1一舉成名後備受矚目,HM2沿襲了同樣輪系分流的概念,奠定了MB&F的設計主軸之一。

HM4一個像是戰鬥機的小型瘋狂機器,許多人都認為這根本不是錶!也許要稱之乎其為錶,是真的有損了這個無人能敵的精緻創意,HM4的誕生比起前面三個MB&F作品來說,如果前三個創作是對製錶業投下了一枚炸彈,爆發了製錶業對腕錶設計的新啟發,那麼HM4更像是深水魚雷般難以招架。HM4問世後受到的廣泛關注與收藏者青睞,更是讓製錶業其他競爭者恨不如,HM4從結構上徹底改變了鐘錶構成的邏輯,更上一層的在錶殼製作工藝上,有著無法挑剔出瑕疵的完美表現。錶殼的打磨在技術上是考驗著製錶師的經驗與手法,每一種材質打造出不同角度的外殼,就必須相應運用最佳的打磨手法,HM4錶殼構成的部件極為複雜且曲線多變,在加上細節繁複,更挑戰了錶殼製作師的最高功力。

莫札特與MB&F - 天才型機械神童
MB&F HM4 Thunderbolt

叛逆小子締造機械新經典

MB&F在瑞士相對保守的製表業就是個叛逆小子,更令人驚奇的是:這個叛逆小子的古怪思想竟然以初生之犢的創作,在市場上得到收藏者極大的肯定。如此一來更多關於MB&F的評論與說法就更加劇以日增,其中有一個說法就是關於MB&F的表款太過譁眾取寵,沒有實質收藏價值,另一方面也評論其設計表款外型經不起時間的考驗,只是時代流行性的產物。2011年MB&F推出的Legacy Machine 1腕錶卻在2012年的日內瓦大賞連獲「最佳男錶(Men's Watch Prize)]以及「大眾評審大賞(Public Prize)」,非常令人意外的是,最佳男錶歷年來的獲獎者多為古典設計外型,而大眾憑選出來的獎項更足以證明MB&F在當代腕錶打造上,既有獨特魅力風格亦可獲得大眾接受。

莫札特與MB&F - 天才型機械神童
MB&F LM1

這一只LM1是MB&F旗下第一只圓形外殼的腕錶,推出當時頗令人震驚以為MB&F要回歸「正常」製錶軌道,但殊不知暗藏玄機的是它懸吊式的擒縱擺輪以及舉臂式的動力儲存顯示,讓面盤分列時分盤與之構成一個立體的世界,MB&F再次打破傳統製錶的結構邏輯,創造出機芯擒縱結構與面盤顯示針盤巧妙結合的三維羅列新概念。初見仿似古典,其實機芯概念新穎,加上手工打造的機械機芯以及琺瑯燒製的時、分顯示針盤,新概念與傳統工藝的相交手法,也無怪乎LM1將MB&F推向了另一個層次,此時眾人已經不再有任何質疑的眼光與聲音躁動,MB&F用自己的方法說明了心中所有的製錶可能性。

超越自我的極限挑戰

莫札特創作過的音樂形式幾乎包含了所有我們對古典樂格式:交響樂、奏鳴曲、歌劇等,莫札特在最後10年創造出來的音樂也是目前最廣為人所知的,而一曲歌劇「魔笛」裡頭挑戰了人聲表現的層跌以及高音,莫札特太熟悉怎麼創造出合理且專業的音樂,更有許多作品可長留人心。MB&F何嘗不是在LM1的作品中證明了自己可以在古典與當代設計之間,平衡了所謂傳統製錶對於手工精緻度的要求,更顧及當代腕錶該是那麼不羈於世俗的風範。HM5的誕生以雙向跳躍的數字顯示方式,打造出猶如活動太空艙的腕錶,垂直於手腕配戴位置的方式顯時,像是HM4那樣的驚奇,卻相對低調地更不像一只錶。如果HM4像超級跑車,那麼HM5就是活脫脫是從太空母艦脫體的巡航太空艙,以機械驅動的方法進行數字型指時,其實還是玩弄了一直都是二維機芯世界的立體變化式,MB&F如此聰明且信手拈來地在外殼造型的新穎創造,更知道如何以嚴密的手工製作工藝打造錶款,這一只再度劃破時代規範的HM5又在2013年日內瓦鐘錶大賞中得到提名肯定。2013年MB&F最新創作Legacy Machine 2腕錶,第一次不再使用時、分各自獨立的方式,採用了傳統的偏心時分同軸顯示方式,延續於LM1的懸吊式擺輪,卻以雙擒縱規律時間,中間需要的差動系就列置在與時分針盤平衡的6點鐘位置,同樣的設計元素,玩弄出另一種傳奇風情,MB&F如神童魔指般的機械創意,還有更多的驚奇等待時間與我們一起挖掘。

>>獨立製錶聯展相關文章

  1. 瑞士獨立製錶品牌之崛起
  2. 催生台灣獨立製錶藝術展之推手
  3. 獨立製錶五重奏之一:貝多芬與Greubel Forsey -橫越世代的巨擘
  4. 獨立製錶五重奏之三:馬勒與HYT-詭諊多變中求經典
  5. 獨立製錶五重奏之四:德布西與Laurent Ferrier-師承古典創造絕美
  6. 獨立製錶五重奏之五:舒伯特與Christophe Claret-紮實步伐前進造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