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表態」

這是洪龍在公司服務10年的生存之道。反正再大的問題,都有上面的老闆頂著,自己雞婆表態,說太多話,反而扛太多事,出錯機率高,這就是給自己添麻煩。誰在公司活得久,誰就擁有掌控權,只是,這種軟爛的態度,讓公司不進步,更折損員工。

小馨和小葵同在支援技術部門,主要是安排客戶服務的時間排程。由於辦公室事務機的客製化服務需求高,不管是零件更新、例行性維修、機器操作教導,幾乎都是這個後勤支援技術部門的工作職掌。因為工作內容差異性大,狀況也多,同事彼此的支援很重要,因此出乎意料地,這個單位的流動率反而低,同事們私下感情都蠻好的。

這個單位最重要的能力,就是協調能力要強,情緒商數要「高」,就如同熱心的小馨所講的:「客戶只付得起請猴子的錢,但卻要我們講人才聽得懂的話。」箇中無奈,巨大壓力,字裡行間,都讓人感受得很清楚。

洪龍是這個支援技術部門的課長,不合年紀的爆炸頭、帶點灰色的暗沉皮膚。喜歡登山的他,一點都不諱言:「我的下班比上班精彩」自組登山社,每個星期帶山友爬遍台灣大小山脈。擁有登玉山三次、征服奇萊山的豐功偉業,因此,他從星期一上班開始,腦子都在想星期五下班之後,要怎麼安排周末日的活動。公司的事,他只要交辦熱心的小馨,通常她都不會說不。洪龍自己知道,抓對人,這個課長的位子當然不會難坐。

課長已經42歲了,他其實也希望往上升到經理,但是,誰說升官一定都是好事。上面的老闆每年都在想新花樣玩員工,經理們都得配合公司政策,並把這些政策成效當成KPI指標,其實壓力也挺大的。前幾年玩「當責」,用兩年的時間要同仁們寫一堆報告,說明未來工作中,如何做到「當責」。接著,又說「共好團隊」很重要,然後又要每個單位想出團隊合作的活動,一起展現共好精神。反正,他在這裡10年,也習慣了,老闆怎麼說,就怎麼配合:「不出聲、少做事、不表態」的9字箴言,一直是他的工作座標。

乍看體重不到42公斤的小馨,削深的雙頰,19吋的腰身,有著非常非常瘦小的身材。但熱情的笑容,讓人感覺到她的強大正能量。好同事小葵二月份一個下午,正在進行月會報告時,突然兩手顫抖,嘴巴說不出話,暫時性的壓力爆發,讓小葵開始無法正常工作。熱心的小馨為了cover好朋友的狀況,自告奮勇接下小葵處理不了的工作。接下來的三個月,讓小馨感受雙重的工作負擔。但她知道只有她能幫上忙,而且,也希望自己能夠撐到小葵恢復正常,至少透過精神藥物,重回穩定的工作,如此,才不辜負這段友誼,自己也沒有罪惡感。

這三個月當中,小馨試著和小葵的家人溝通,希望小葵家人能帶她去精神科就醫。小葵的狀況相當不穩定,一直覺得自己有頭暈、心悸、腸胃疼痛、冒冷汗、頻尿的問題。小葵自己也不願就醫,還自己診斷病情。她上網找資料後,告訴小馨她是「自律神經失調」,「過一陣子就會好」。但狀況並非如此,3個月來,沒有求助專業的治療下,發病情況愈來愈明顯頻繁。由於怕被別人過度議論,小葵一直不斷用請假掩飾。但眼看,請假即將超過公司規定的上限,接著會被祭出警告,再繼續請假下去,就得選擇辭職。熱情的小馨知道這情況時,比小葵還著急。與此同時,又覺得生氣。她生氣是覺得自己的建議沒有被接受,小葵和她的家人都不肯就醫。而自己的工作量又不斷加重下,不得已小馨向課長求救,但結果是:「我問過課長,可不可以幫小葵,至少讓她可以再多請幾天假。課長只說,經理自然會處理,然後,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六月,有些國外廠商是會計年度結算月,經費的清算,預算的擬定,都會牽扯到外部客戶的運作,可以想像,小馨已經忙到無法支撐。她每天8點下班,回到家,10點之後繼續未完的工作。隔天,9點又到林口的公司上班。

那天,林口照樣飄著細雨,不知道為什麼,熱心的小馨上班時走進公司大門口後,突然也覺得身體一陣發抖、兩唇不自主顫抖。她嚇到了。

她知道正走在正常/邊緣的危險邊上。

但,洪龍繼續爬山。

某天,經理問起部門的狀況,洪龍輕鬆地答:「客戶本來對她的技術服務就不是很滿意,回應速度太慢啦!一堆人急著找她。她遞離職單時,我當然沒有留她。」經理聽了,輕輕點點頭,繼續奔向他的下一個會議地點。

就這樣。熱情的小馨離開了曾經最愛的公司。諷刺的是,好朋友小葵還在原工作崗位上班。無奈,無奈。上帝的手,似乎沒有摸向這個好人,給予好運,給予祝福。

但這樣就稱之為「好人」?小馨這幾個月來的好意幫忙,沒有思忖自己的體力極限,沒有照顧到自己的工作品質。她一昧地認為,因為是好同事,好交情,幫忙,本來就是應該的。「如果連我都不幫她,那她太可憐了。」但小馨忘記了,大家都是成人,每個都得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她的心情主導了她的理性思維,她忘了,最重要的是,得回頭照顧自己的工作。

洪龍,身為課長,沒有做到災害管控,消極地讓員工自生自滅。「時間久了你就會知道」、「先觀察上面的風向再做決定!」「真的不行就自己走,難道還要我抬轎子請?」軟爛主管,凡事放懶、凡事放爛。但為什麼他敢這樣做?不管原因為何,明哲保身型的主管,到底在我們的企業還有幾個,而還會製造多少個處於崩潰邊緣的小葵呢?

(本文如有情節人物雷同者,純屬巧合)

【商周學院】持續學習嶄新管理、職場實戰智慧,立即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