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榮獲全球智慧城市首獎

每年最受矚目,全球共計四百個城市參加,需歷經三階段嚴格甄選的智慧城市角逐,今年由位居臺灣交通樞紐的臺中市榮獲首獎,而臺中市不過才是第二次參加此評比,去年進入TOP7,今年竟一舉拿下首獎殊榮,將臺灣的名聲,再一次推上國際舞臺。

時間回到六月七號,紐約國際智慧城市論壇(簡稱ICF)年會上,七位城市首長的心臟,跳動不停。等會兒要頒發的獎項,將揭曉過去一整年,誰是最有能力回應二十一世紀變遷的「智慧城市」。

愛沙尼亞的塔林呼聲極高:走出前蘇聯時代的困頓,今天它已經是歐盟的IT總部,更是知名網通軟體Skype的發跡地。寬頻經濟時代,首獎捨我其誰?

也有許多人看好加拿大的多倫多:作為該國的經濟中心,多倫多遇上了人口爆炸的挑戰。但是湖濱新區的成功開發,不但緩和了移民壓力,也創下了綠色都更的經典案例。

直到答案公佈的那一刻,在臺下觀禮的廖靜芝笑了,代表臺中市府出席頒獎典禮的她,從三位創辦人手中,接下了「二○一三年全球智慧城市首獎」。代表著臺中,已經與美國加州的河濱市、瑞典的斯德哥爾摩、韓國的水源市、荷蘭的恩荷芬等獲獎城市,成為同一個家族的成員,為二十一世紀人類文明,擘劃嶄新的願景和範本。

產業聚落完整創造就業能力強

為什麼臺中能夠脫穎而出?評審團指出,首先,臺中在就業機會的創造上,就讓人眼睛一亮,正好切合本屆ICF年會的主題﹁創新與就業﹂,這是它得獎的第一個原因。

七個科學園區、十七所大專院校、一千五百家精密機械企業、上萬家中小型零組件供應商,產生了強大的群聚效應,形成完整的產業聚落,創造出巨大、上銀等世界級的企業,更在三年前,吸引了台積電前來設廠,單單一個晶圓十五廠,就創造了八千個工作機會。

光是工作機會還不夠,臺中市政府與大專院校、研究機構合作,開發出共享的企業資源規劃系統,大幅提升了企業的運作效能;產官學相互配合,更開辦了諸多人力培訓、產業育成課程,讓臺中的勞力資源,能夠切合企業所需。即使是在職勞工,也能透過勞工大學、職業輔導等機制,不斷自我進修,免於被時代潮流淘汰的命運。

二○一○年時,臺中縣、市宣佈合併,當時兩者大相逕庭:一個是七十%以上從事服務業的城市,另一個是五十%以工業和農業為主的農村。當時許多人並不看好整合能夠順利進行,但是臺中再一次,讓大家跌破了眼鏡。全心投入縮減數位落差,成了它獲獎的第二個原因。

大筆投資基礎建設網路拉近城鄉差距

臺中市政府與電信業者合作,改善網路基礎建設不遺餘力,不但創造了上千個無線網路熱點;光纖寬頻以及4G的WiMAX,人口覆蓋率甚至已經超過九十%;而政府的e化服務,也因為密集的便利商店,深入到轄內各個角落。城鄉差距,一點一滴越拉越近。

科技帶動的資源整合,讓偏鄉的孩子,可以登上雲端圖書館讀書,也可以到定期巡迴的行動圖書館,借閱感興趣的書籍;山區的校長和老師,也能利用視訊會議與其他學校交流,並且透過行動系統下載需要的教材與書籍。

農業工作者,同樣是科技的受益者。今天臺中的農人,已經有能力,運用數位化的溫室監控系統,即時掌握作物的生長狀況。即使人在外地,只要智慧手機或平板電腦在手,溫度、濕度、照度的調控都不成問題。善用科技,讓臺中的蘭花和荔枝等高附加價值的農產品,都能走出寶島臺灣,行銷到全世界去。

ICF創辦人之一的薩其利拉(Louis Zacharilla)因此感嘆,多數城市都是被科技牽著鼻子走,但是臺中卻能真正運用科技創新,帶來更多成功。

打造影視環境成為奧斯卡獎搖籃

第三個讓臺中獲獎的原因,就是文化的軟實力。薩其利拉親赴臺中考察時,被這座城市在文化上的投入打動,盛讚它即將邁入「新文藝復興時代」。

臺中人的熱情好客,自不在話下。但是臺中運用創新能力、科技知識,重新發揚原有文化資產的智慧,一樣不容小覷。當導演李安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感謝臺中以非凡的造浪技術,協助完成電影裡複雜的特效時,這座城市已經擄獲了許多創意人的心;更別提傳統糕餅產業,是如何發揮行銷創意,將年產值從十年前的新臺幣三千萬元,一舉提升到現在的十億元。

除此之外,也別忽略勤美誠品綠園道,是如何從半廢棄的停車場大樓,搖身一變,與周遭萬坪綠意融合,而今成了自然人文新地標;至於率先推動每週一天無肉日,更讓臺中從上到下,都身體力行成了低碳生活的實踐者。這些綠色遠見,贏得評審團一致肯定,也難怪臺中才第二年參加智慧城市的評比,就能抱回首獎榮耀臺灣。

領獎的那一刻,廖靜芝說道,首獎的評比上,臺中市算是已經畢業了;但這同時也代表著,臺中更要扮演好模範生的角色,肩負起更多責任,推廣智慧城市的理念。任重而道遠,臺中還會繼續努力,捍衛這份國際肯定。(臺中市政府新聞局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