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無償的工作吧!
大約15年前,當艾倫•克拉克(Alan Clark)仍然在世的時候——當時他是英國僅有的一名具有娛樂效應的國會議員——我給他打了一個電話,問他是否願意接受我的採訪。

他表示很高興接受採訪,但我需要就採訪占用的時間向他支付報酬。哦不,我說道——心中感覺既緊張又震驚。英國《金融時報》絕不會考慮這種要求。他答道,既然如此,那我拒絕採訪。

當時,我把此事視為克拉克唯我主義以及貪婪的證據。但現在,我已改變了自己的看法。克拉克要求獲得報酬是很合理的。他出售的是自己的時間及觀點,他與那些賣肥皂粉的人一樣有權就自己出售的東西收取費用。

我這裡是在說人們日常所做的那些越來越多的不計回報的事。這種情形與勞動供給曲線的結論相矛盾:該曲線指出,在報酬為零的情況下,勞動的供給也應為零。

當然,辛勤工作的實習生們也沒有任何報酬。這套體制具有剝削性,對那些不是富二代的人是一種歧視,而且常常是非法的。但即便如此,這套體制在實習生看來也並非完全不合理——他們獲得了經驗,而且機會之門可能會為他們打開。

令人難以理解的是,近年來由經驗豐富的專業人士完成的無償工作越來越多;這些專業人士已經有了一份令人滿意的日間工作,卻仍堅持把自己的閑暇時間用於完成毫無報酬的額外工作。他們撰寫部落格以及推文(tweet)供人免費閱讀。他們在小組討論中發言、參加會議、提供建議、甚至寫書——所有這些都不要酬勞。但他們為什麽要這麽做呢?

我能想到的只有三種情況,在這些情況之下專業人士無償工作是合理的。第一種情況是為了一項高尚的事業而工作。但此時工作的性質就變成了志願勞動,而不計報酬是其天然屬性。第二種情況是工作本身真的很有意思,或者是你一直想做但沒有辦法去做的事。最近我被邀請在倫敦西區一家劇院的小組討論上發言。我這輩子看起來不太可能成為一名女演員了,因此我忙不迭地答應下來,這可能是我涉足聖馬丁巷(St Martin’s Lane)的唯一機會。

第三種情況是這麽做能帶來良好的公關宣傳效應。而這正是絕大多數人無償工作的原因——他們認為此舉能幫助他們銷售著作、打造自己的品牌,或者有助於搭建人際關系網。如果你想提高知名度、並獲得了歐普拉的邀請,那麽你必須接受,這種情況我可以理解。還有一個原因促使人們接受無償工作:因為被人需要的感覺棒極了。但這種感覺是非理性的,把自己視為一文不值的人其實應讓你感覺極其糟糕。

如果我們都像克拉克一樣行事、拒絕掉絕大部分無償工作,我認為會推升經幸福程度調節的國民生產總值。毫無意義的活動將大幅減少,這意味著大家可以去泡泡酒吧或者看望自己的孩子,而不是整晚枯坐在一場關於公司治理的活動現場。此外,產出的質量也將提升。金錢並不完美,但它是指導我們供給勞動的最佳方式。如果你要求某人完成某事並向其支付報酬、但完成情況不夠理想,你可以要求他們做出改進。(來源:FT)

●美國貿易赤字縮小到3.5年新低
美國6月貿易赤字下降22.4%至342億美元,是2009年10月以來低點。(來源:CNBC)

●IBM硬體員工被迫減薪休假
為降低成本,IBM要求美國硬體事業多數員工減薪休假1周,期間薪資將僅領原本的1/3,主管級人員則放1周無薪假。(來源:Forbes)

●美國司法部起訴美國銀行證券詐欺
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2008年發行價值8.5億美元按揭證券涉嫌欺詐行為,美國司法部指控沒披露抵押貸款組合的質素及安全程度等資料,是存心欺騙投資者。(來源:Bloomberg)

●索羅斯投資巴西通訊公司2.18億美元
為進軍高速無線網路市場,索羅斯和國際投資團隊投資巴西新創通訊公司On Telecom2.18億美元。(來源:WSJ)

●索尼CEO拒絕分拆娛樂事業
索尼董事會否決維權股東羅伯(Daniel Loeb)分拆娛樂事業提案,強調100%掌控電影與音樂事業是最好的戰略。(來源:WSJ)

●澳洲央行降息1碼至歷史新低
澳洲央行一如經濟學家預期,降息1碼,基準利率來到歷史新低2.5%。(來源:Market Watch)

●日本上市企業4~6月利潤增逾四成
日本上市企業2013年4~6月期的合併經常利潤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2%,美國主要500家企業4~6月期的純利潤預計僅增長4%左右。(來源:日經)

●零售數據低迷,美股收黑
道瓊工業平均指數跌93.39點或0.60%收15518.74;Nasdaq指數跌27.18點或0.74%收3665.77;S&P 500指數跌9.77點或0.57%收1697.37,為6/24來最大跌幅。(來源:Bloombe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