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他只是一位欣賞國際3D立體藝術大師創作的粉絲;三年後,他成了全球華人首位3D立體藝術家,國家門面的桃園機場都有他的作品。蘇家賢(圖龍)埋頭投入3D立體藝術創作的背後,扛著一項非常熱血的使命感。

二月初,高雄信望愛基督教會星期天的主日活動結束後,教友們恭謹地脫下鞋子,換穿布質底的專用鞋,站在教會大堂的3D巨型立體畫作《天堂》上,與畫中張開雙手的耶穌基督合影留念。

高三米、寬五米、縱深達九米的《天堂》,是3D立體藝術家蘇家賢(圖龍)去年底接受北高雄三十間教會共同委託,為在高雄世運館舉辦的「傳愛久久.聖誕嘉年華會」活動所繪畫的基督信仰題材畫作。活動期間,這幅畫塑造被耶穌擁入懷中的如真氣氛,吸引教友爭相拍照;活動結束後,移展到高雄信望愛基督教會大堂內,這也使得信望愛基督教會成為全台第一所展覽巨幅3D巨型立體畫作的教會。

在高雄魚塭旁玩耍長大的蘇家賢,並不是基督教友,不熟悉基督信仰的他,經過幾次與教會牧師討論後,竟然在兩周的時間內,用水性漆配搭噴槍筆描繪出一條從台灣高雄八五大樓,由地球延伸到天堂的天梯,以及耶穌敞開雙臂的迎接引導信徒進入天堂的巨幅3D立體畫作。

二十五年鍊一劍

《天堂》完成創作之快,打破蘇家賢以往的記錄,有著庄腳孩子古意性格的蘇家賢,靦腆謙虛地說:「是上帝幫很大的忙!」然而這分受到委託單位的廣加讚許,也是他走入藝術創作之路二十五年所換來的成果。

蘇家賢從小就喜歡畫畫,從事魚塭養殖、學識不多的父母也讓他循著這項興趣自由發展,支持他就讀美工科系。中學畢業後,蘇家賢未做升學的打算,只想趕快經濟獨立、服完兵役。他當過電視台當紅益智綜藝節目的美工,也曾在百貨公司擺攤做紙黏土人形公仔的立體雕塑與教學;後來,還憑著他從立體雕塑中鍛鍊出來的好功力,轉接製作高雄燈會的大型燈具模型,而這樣的歷練,更讓他在無形中累積了日後3D創作所需要的能量。

二O一O年,高雄一家建設公司邀請國際3D立體繪畫大師Kurt Wenner來高雄現場創作。這對過去從網路關注3D立體繪畫的蘇家賢來說,簡直是項不可多得的好消息。「Kurt Wenner是我崇拜的大師,看到他做立體繪畫創作,我也想嘗試看看。」蘇家賢說,當時Wenner為高雄地景創作《海洋龍宮》所畫的龍,混有西方龍的象徵,並非真正東方龍的造型。

西方藝術家實在無法百分百掌握東方文化的原味,要表現道地的東方文化還是得由在地藝術家操刀。這也促使蘇家賢決心投入3D立體繪畫,瞄準東方、台灣的人文藝術主題,要讓外國人看到台灣的創作。他相信只要勇於嘗試,他定可將台灣的3D立體繪畫帶向國際舞台。

從實物的立體雕塑,轉到平面的3D立體繪畫,對花了二十五年磨練立體雕塑的蘇家賢必非難事。他無師自通地鑽研3D繪畫的操作技巧、構圖步局的設計,立即於Wenner離台後不久,在高雄縣鳳山高中完成國內首見的3D地景作品《北極極冰層破裂》、高雄駁二藝術特區創作《駁二之四分之三倉庫》,運用顏色變化、物體變形去營造視覺上的錯覺,進而產生觀賞的立體感,展現不輸國外大師的3D繪畫實力。
 
三年成華人立體繪畫第一人
 
在兩岸三地全球華人地區,人稱圖龍老師的蘇家賢花了三年時間,成為從事3D立體繪畫的第一人。然而,為了保留更多體力給3D立體繪畫創作,蘇家賢並未全力經營商業案。

「走創作之路,我遇到的挫折很多,一路上跌跌撞撞,從來沒好過,但即使到現在都還是會遇到困難,我仍願意堅持。」專注創作的蘇家賢,在這三年來投入3D立體繪畫創作曾經遇到委請創作的案主不實,讓他收不到創作費用;他向政府申請公部門扶植藝術創作的相關補助,卻因為學歷低,不符合申請資格,踢到鐵板,即使如此,他仍執意繼續堅持創作下去, 將台灣文化的美好,一點一滴地畫進作品中。

若你曾造訪高雄的駁二藝術特區,你一定見過蘇家賢所創作的《車站》,寫實地描繪台灣鄉間的老車站場景,讓人誤以為自強號與莒光號就停在眼前的月台兩旁,這幅作品是目前全台最大的3D創作。去年,他在桃園機場內,畫了一幅《台灣夜市人生》3D巨幅壁畫,夜市場景就活靈活現地展現在國際旅客的面前。其他包括高雄的美麗島站、義大世界以及台北101…等,都能見到蘇家賢的創作。蘇家賢說,自己有很強的熱血使命感,他不相信外國月亮比較圓,他要畫出台灣之美,用作品贏得全球對台灣的重視。

每一段過程,都為未來埋下一顆種子,過往的歷練,造就了蘇家賢今日每一幅創作的精彩;就像威士忌的釀造,經過了一道又一道工法淬鍊,一段又一段熟成的等待,方能換一口芳醇的威士忌口感,更讓人感受到,成就完美的背後,過程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