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桃是我的嚴師,卻也是位有愛的嚴師

我知道,阿桃的嚴厲是出自於擔心與關心。當我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完成了一桌料理時,我們倆真的開心到手拉手,歡呼轉圈個不停,但正式考驗還在後頭,嚴厲小老師在品嘗料理時,吹毛求疵到完全不留情面,常常因為味道不合口或比例不對,就會立刻指正,好多次都被他的挑剔傷的我難過到說不出話,但他卻會在這之後,幫我把所有需要改進的地方,全部都寫進筆記裡。

曾經因為阿桃半開玩笑的說出一句:「在日本,不會料理是不能結婚的!」讓在台灣從未進過廚房的我決心從拿菜刀切小黃瓜開始學起,在他多次教導與我多次挑戰失敗之下,漸漸的我抓出了那份感覺,慢慢的開始學會煮出屬於兩個人都可以接受的口味。

「要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這句話真的無誤,感情會因美食而加溫,但也讓阿桃體重步向一條不歸路!

便當裡的白米飯很重要的理由!

記得剛交往不久,與阿桃一起吃飯時,他完全沒夾配菜的將整碗白飯吃光光。初學作料理的我,一度以為是自己做的菜不合他胃口,還默默的在心裡難過了許久……

白飯、配菜一定要分開

主食一樣是米飯的日本阿桃總是不願意讓我將配菜統統夾到他的碗裡,總要將配菜用另外的盤子盛裝,就怕將所有味道混在一起。(這也是日本餐桌為何總是小碗小碟很多的原因之一喔!)

原來,在日本,幾乎都認為應該將米飯和配菜分開,無論是在餐桌上吃飯或是裝成便當,都不能混在一起,否則就對不起這麼好吃的白米飯了呀!而我家的阿桃,這位日本人純粹因為過度熱愛白米飯,而總是在吃配菜之前,想單純好好的享受白米飯的味道。

只屬於白米飯的味道

一開始我沒能理解,不懂到底什麼才是只屬於白米飯的味道,在台灣,我們最熟悉的排骨或是雞腿便當,就是所有青菜主食擺在飯上,最好再澆上肉汁,飯從來都只是擔任被擠壓到餐盒最下方的小角色,但是與阿桃相處久了,漸漸的好像也開始懂得去品嘗,這看似無味卻意義深遠的白米飯,在吃配菜前,先吃幾口白飯,感受一下它進入口中後散發的香味與口感。 下次吃飯時,您也可別急著夾配菜,先放一口溫熱的白米飯到口中,體驗看看阿桃情有獨鍾的「只屬於白米飯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