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自由恰當的限度何在?荷蘭動物黨(Party for the Animals)領袖蒂瑪(Marianne Thieme)給了這個答案:「宗教自由的限度,在於不能帶給人類和動物痛苦。」

動物不能擊昏再宰?
但伊斯蘭教沒要求須吃肉

動物黨身為唯一在國家議會中代表動物權利的政黨,已經提出一項法律,要求所有動物都必須先被擊昏後才能屠宰。但是這項提案,卻引發伊斯蘭教和猶太教領袖團結一致捍衛宗教自由,因為他們的宗教教義,禁止食用被屠宰時失去知覺的動物。

荷蘭議會給了宗教領袖一年時間,證明他們的宗教所規定的屠宰方法,不比先擊昏後屠宰造成更多的痛苦。如果他們無法舉證,那麼先擊昏後屠宰的法律將就此生效。

此外,在美國,天主教主教聲稱,總統歐巴馬要求天主教醫院和大學等大型聘雇機構,為員工提供含有避孕藥物的健康保險,違反了他們的宗教自由;而以色列將猶太教法律解讀為,禁止男性觸摸沒有親屬關係或已婚女性,這支極端正統教派,要求政府在公共汽車上設置單獨的男性和女性座位,並試圖阻止政府停止豁免上全天班的宗教學生(2010年為6萬3千人)服兵役的計畫。

當人們被禁止信奉自己的宗教,比如說法律禁止以某些方式進行禮拜,那麼毫無疑問,他們的宗教自由受到侵犯。在過去幾百年裡,宗教迫害非常普遍,甚至今天還在某些國家屢見不鮮。

不過,禁止以傳統儀式屠宰動物,並不意味著禁止猶太人或穆斯林實踐他們的宗教。在動物黨提出動物保護法案所進行的辯論中,荷蘭首席猶太教祭司雅各(Binyomin Jacobs)告訴國會議員:「如果在荷蘭,我們不能再以宗教儀式宰殺動物,那我們將停止吃肉。」

當然,如果你堅持信奉的宗教所要求的屠宰方式,會比現代技術更不人道,你是應該停止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