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來臨,當一般民眾好不容易回到家,守著電視機關切各地災情時;同一時間,卻有另外一群義工,正要開始忙碌起來。他們頂著風雨,架設雨量筒,隨時觀測雨量變化,一旦超過警戒值,更要協助地方政府疏散社區民眾。這一千三百八十五位默默付出的義工,像一環牢靠的救生圈,守護著這塊土地上的生命。

近年來全球天候異常,降雨的強度和累積雨量,往往是過去經驗所無法想像,災害的發生更顯得猝不及防。農委會水保局為了加快災害前後的應變速度,與民間積極進行配合。其中,土石流防災專員的培訓,即是互相合作的好例子。

土石流防災專員制度從九十四年成立迄今,水保局已招募培訓超過三千人次,現任聘期內有一千三百八十五人,他們分佈在五百四十九個村里中,幾乎涵蓋了所有土石流潛勢溪流區域,每一個人都是義務性投入,水保局局長黃明耀稱呼這群人是「臺灣之寶」。

自主雨量觀測,災情警戒更精準

有鑑於土石流災害發生時,高達九成以上的災民,是由當地人所救出,協助各社區建立自主防災體系,刻不容緩。水保局從受土石流潛勢溪流的村里當中,遴選出熱心的民眾擔任防災專員並加以培訓。這群專員,除了平時在地方從事防災知識宣導工作外,颱風豪雨來臨前後,更與水保局緊密合作,讓社區能夠靠自己的力量避災、離災。

擔任土石流防災專員已經有八年經驗的曾慧龍,本身也是救難協會的成員,他回憶道,「九二一大地震和桃芝颱風後,土石流災害變得頻繁起來,防災的工作要比以前更慎重。」每逢豪(大)雨發生,曾慧龍就要準備出動,挑選合適的地點架設雨量筒,進行雨量觀測。

水保局利用中央氣象局提供的雨量、降雨強度的歷史資料,經過統計運算後,在土石流影響範圍內,定出各地的警戒值,一旦「預測雨量」大於「警戒值」時,就要發布黃色警戒;「實際雨量」超過「警戒值」時,就要發布紅色警戒。

然而,由於土石流潛勢溪流分布太廣,光靠中央氣象局提供的大範圍資料,難以掌握更細部的降雨情況;畢竟降雨強度可能隔了一座山就有很大的差異,土石流往往就因這點差異而發生。所以,每一位土石流防災專員,就有如水保局派駐在各村里的特派觀測員,經他們架設的雨量筒,得到的雨量觀測值更精準,更符合防災第一線所需。

曾慧龍解釋道:「雨量筒架設完成後,每累積50mm的雨量,我們就會用簡訊將數值回傳至土石流防災應變系統,防災人員便會判定是否已經達到黃色或紅色警戒的標準。」只要達到相關警戒標準,曾慧龍就會協助地方政府,通知有潛在風險的保全戶、行動不方便的弱勢民眾,提早疏散至當地提前規劃好的避難處所。

在地居民受訓 疏導勸離更有效

對土石流防災專員們來說,最難的事情也就是溝通了。在新北市石碇區土生土長的方錫淋,擔任土石流防災專員後,對箇中甘苦特別心領神會。「每次作宣導或勸離時,總是會聽到,我在這邊住了幾十年,從還沒看過土石流,免驚啦!」方錫淋說,「這時候,就更要擺低姿態,費盡唇舌直到對方點頭同意為止。」

不過這樣的辛苦是值得的,日前蘇拉颱風來臨時,花蓮縣秀林鄉富世村就因此躲過一劫,當地的防災專員劉毓秀回憶道:「不過才一個半小時左右,就達到紅色警戒的標準了,這麼大的雨量,連老人家都說這種情況是很久以前才有發生。」幸而發現得早,及時進行疏散,「雖然有些人的田地被埋掉了,可是完全沒有人員傷亡。」

儘管有關當局持續在作土石流監測以及工程治理,但提升社區對環境災害的意識,更是當務之急。近年來,水保局針對土石流潛勢地區,已經作了許多調查,協助地方政府造冊列出居民戶數、人數、防救災可用資源以及避難場所列表,將「災情通報電話簿」、「保全對象清冊」、「救災重機械待命點」、「防救災物資存放點」一一建檔。但要讓這些準備派得上用場,沒有土石流防災專員是不行的。水保局會定期與土石流防災專員以及由村里長號召而來的地方熱心人士配合,前往防災社進行輔導,並利用兵棋推演模擬境況,務求養兵千日,一旦急難發生能用在一時。

每逢重大天災,人們容易注意到有多少民眾因此傷亡,卻幾乎不會注意到,還有更多民眾是因為預防得法,提前躲過了災禍。土石流防災專員們,正是預防工作上的無名英雄,多虧了他們不畏風雨的觀測和奔走,減緩了天災可能帶來的更無情衝擊。(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水土保持局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