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節目中出聲笑罵主持人、用台灣俚語介紹美食旅遊,而且還是被觀眾指定「節目不能沒有他」的聲音主持人。打諢插科的OS桑阿松為綜藝節目旁白工作打開與眾不同的視野,他是如何辦到的?

「人客啊!事情大條囉!浩子、阿翔這兩隻『噗嚨共』跟天兵莎,竟然雙宿雙飛,喔!不!是三宿三飛!飛到馬來西亞吉隆坡,玩他個片甲不留…」《食尚玩家》節目配音旁白紀銘松,擅長用他「阿松」式的台客話語,製造節目詼諧的輕鬆氣氛。

阿松這位旁白OS桑(旁白先生)在《食尚玩家》的重要性,等同於主持人。他在節目中創造的「我的天!天!天啊!」、「噗嚨共」、「藍色蜘蛛松」、 「阿松小百科」等經典用詞與角色,都讓老少觀眾看得哈哈大笑。

當「出聲不出影」的綜藝主持人

《食尚玩家》播出五年、獲得金鐘獎肯定,收視率經常開紅盤,擁有海內外的觀眾粉絲。阿松被這群粉絲視之為「節目的靈魂」,粉絲說若沒有他逗趣的聲音出來串場主持,笑謔主持人,看節目就會顯得沒滋味。「食尚玩家的旁白類似說書人在講劇情,而我就像拿著麥克風、一直碎碎念廣播的里長。」阿松笑著說。

當初,阿松從來沒想到他踏入電視圈在綜藝節目做助理、企畫,竟然會在「出聲不出影」的旁白領域裡,實現他當綜藝主持人的夢想。

「我國小五、六年級愛看《鑽石舞台》,那時的第一志願就是做綜藝節目主持人。」但是當主持人的條件要有機靈口才與一表人材,阿松從國小畢業後再也沒長高過,身高不及一百六的現實,讓他認清「演藝圈應該不需要第二個像小亮哥那樣矮的主持人!」

身高矮,雖然打退阿松的夢想,但他仍對電視圈充滿熱情,大學考入世新大學傳播管理學系,畢業、當完兵後,進入綜藝節目當助理,歷經外景、棚內節目的磨鍊,目前在《食尚玩家》擔任執行製作。

《食尚玩家》前十集的旁白,由擁有一口流利京片子的喜劇演員邰智源負責配音。當時,節目製作團隊為了先剪接出節目播出長度,交給阿松預錄參考音,然後再找邰智源正式配音。這時,阿松意識到,這也不失為在電視圈發展的一個好機會。

做起真正台客,拉近與觀眾距離

「後來邰哥開其他節目,太忙了,沒有辦法配音,製作人叫我頂下旁白工作!」阿松說,一開始他這個台客還摹仿邰智源的京片子,唸出正經八百的旁白,直 到開始出國做節目,必須狂錄存檔,錄音錄到喉嚨長繭的他,索性隨意亂唸旁白,國、台、日、英語夾雜,笑罵主持人做的蠢事,竟然獲得觀眾熱情的回應,拉近節目與觀眾的距離。

從此,阿松盡情發揮他熱愛台灣鄉土、熱情活潑的台客個性,在《食尚玩家》的旁白領域中做起真正的阿松。

六十七年次、戴著時尚白框眼鏡的他,外表流露著都會的時髦味,卻是個出身台北士林劍潭老社區的孩子。至今,已經結婚生小孩的他仍與家人同住劍潭,他的阿嬤還照著傳統歲時節令,過年蒸粿、七月七煮油飯拜七娘媽、冬至搓湯圓。

阿松從老社區熱絡交流的市井人情、內斂敦厚的歷史文化中,汲取在地養分,滋養出他內心那個重視鄉土的老靈魂。這也造就他隨口能用最通俗有力的常民語言,爆發旁白鋪設的笑梗威力。

阿松駕輕就熟掌握旁白的喜感,但他也遇到了瓶頸,就是別人寫的旁白稿,被他順過、唸過,都可以改出一朵快樂的花,但他卻沒辦法改好自己的稿子。

阿松認為同事寫的稿子都在進步,唯獨他因為想深入介紹歷史文化給觀眾認識的使命感,以至於讓整篇稿子瀰漫沈重的嚴肅感,失去輕鬆快樂的閱聽氣氛。

所以,每當寫旁白稿時,他會先寫下中心德目,貼在案頭前提醒自己,免得稿子流於成為資料性的導覽,「反正觀眾朋友在網路上都能查到店家資料、景點歷史,我只要努力想出各種角色,用各種好笑的口吻與詞句,告訴觀眾美食有多好吃、景點有多好玩就行了!」隨著大環境調整自己的腳步,這就是阿松的成功心法。

守護傳統風土的小宇宙

《食尚玩家》美食旅遊的內容從國內介紹到國外,阿松在五年內已經征戰十九個國家,看過平常人一輩子未曾見過、體驗過的世界奇景,像是不丹似牛非牛的國獸、肯亞大草原的日出日落美景、一望無際的非洲撒哈拉沙漠。

「行萬里路,的確能提高眼界,為自己帶來新視野!」阿松所見所知其他國家、城市進步之處後,總是反思著:「台灣為何不會守護好自己僅有的珍貴資產?」看的越多,越知道自己的不足,卻能不斷修正自己、補足信心,朝目標邁進。

說來,他還是挺有使命感的,希望以後製作一齣有質感且能深入介紹台灣文化的電視節目。不然就是等到算命師說他會發達的四十二歲時,回劍潭競選里長,守護著他所深愛的老社區、傳統而美好的常民生活及累積數代的鄰里親切情感。

從行萬里路中,阿松在一步步踏過的痕跡中,拓展了生命的視野,也留下了一頁頁的餘韻與省思。他認為自己最終要回饋自己的家鄉土地、成長的社區,就如同釀造品質絕佳的威士忌,必須去蕪存菁,讓其他人看到台灣更光明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