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的故鄉,不是自己可以選擇的,永恆的故鄉,卻是自己可以選擇的。張泮池先生夫人回憶起十七年前,為老伴選擇金寶山的經過。在到金寶山之前,張夫人瞞著病重的先生,在林口、觀音山、北海岸遍訪墓地,都找不到景緻優美規劃完善的墓園,許多私人墓地都是荒煙蔓草,得花大功夫開墾。最後終於在親戚的介紹下,於民國八十四年的六月,張太太來到金寶山,第一次到金寶山,立刻被金寶山所吸引,當天就選好地並很快的簽約,而張伯伯還蒙在鼓裡。

不知情的張伯伯在第二年收到了地價稅單,發現自己在金山多了一塊土地,問明家人才知道這是深情的太太的精心安排。這才在女兒乃慈和太太的陪同下看了金寶山自己未來的家。張伯伯非常喜歡金寶山的環境,也喜歡太太為自己選的地方,更積極的參與墓園的設計,和金寶山的工程人員一起討論細節。當年年底,張伯伯篤定而安祥的走了,走進他所規劃打造的永恆歸宿。

張太太說,十六年來,金寶山對墓園的管理和維護做的可說是無微不至,金寶山就像是自己的兒子一樣,照顧守候著先生的墓園。
擁有七位掌上明珠的張泮池先生,終於在垂暮之年,找到了可以永遠照顧自己的好兒子「金寶山」。以下是張太太親自撰文,寫出她與金寶山難以言喻的關係與感情。

我與金寶山的「絆」

「絆」在日文中的意思是:一種牽絆,一種連結,一種想斷也斷不了的關係。

撰文:張泮池先生夫人

邂逅   

我先生過世時已年屆九十三高齡。其實早在他過世的前幾年,他就很積極的在為自己的身後找一個可以永遠安息的地方。原來在宜蘭郊區的祖墳所在地因面臨水源地徵收的窘境,他也不得不另覓他地以安置父母,以及家族靈骨的所在。在遍尋台北近郊許多福地之後,金寶山成為他最後的選擇。

當時在決定墓地的大小時,我也考慮到先生從小都住在寬敞的大宅子裡,我不想讓他老後住在一個窘迫的小地方,況且他一生為家庭鞠躬盡瘁,努力不懈,孩子們已經得到不少的福蔭,於是我決定,就算當時必須貸款才足以支付龐大的購地及承建費用,我還是以土葬及容納家族靈園的面積為考量。當時許多親戚都咋舌此墓地費用之高,簡直可以在台北市購買二、三間豪宅了。但是我從不後悔這個決定,因為金寶山終將是我們世世代代永遠的家。

家族的牽絆

每年,我們在掃墓的時節,總是家族相聚的時刻。其實在我們決定以金寶山為最後的依歸之後。親戚們也相繼以此地為他們永遠的家。包括我的妹妹及其家族;女兒的婆家、家族等等。更擴及了女兒及女婿的朋友,我常笑說,現在山上的親朋好友比山下還多呢。每年清明節時一大 票人浩浩蕩蕩的上山,「一家一家」去拜訪,向我們逝去的親友們一一打招呼。我先生從以前就是一位交遊廣闊喜歡呼朋引伴的人。我常常想,他現在一定也不寂寞,而我們也藉由掃墓的活動凝聚全家人的心。   

我與金寶山,就像一種斷也斷不了的連繫。這個「絆」將一直牽引我。有一天,也會牽引我的孩子們和子子孫孫,直到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