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久以來,台灣家庭一直偏好平版衛生紙,包括摺疊後包裝的抽取式衛生紙。捲筒衛生紙在百貨公司與旅館等公共場所的廁所被大量使用,就是很少進入家庭。這個問題一直讓困擾著我,但每次上網又苦搜不得其解。我就先拋磚引玉,把這段時間自己的想法寫下吧!

Toilet Paper

現象

 首先我想確定的是:對平版衛生紙的偏好是否僅限於台灣。

因為沒資源作大規模的調查,我直接寫信詢問生產全球知名家庭用紙品牌如 KleenexScott 等產品的Kimberly-Clark 美國總公司。他們回信說在全世界37個國家營運,產品銷售到150 個國家,年度報告裡的Form 10-K有這些國家與產品的完整列表。可惜的是,這表資料雖詳細,也沒有細到連衛生紙的包裝形式都列出來。

總公司沒有提供我想要的資料,於是我改逛Kimberly-Clark的十個區域網站:中國台灣泰國澳洲希臘南韓南非巴西墨西哥俄羅斯。我把產品列表都看了一遍,發現只有台灣有捲筒以外形式的衛生紙。至此大概可以比較確定,台灣家庭使用衛生紙的習慣的確有其獨特性。

行為 

接著是使用者的行為分析:台灣人怎麼使用衛生紙。

任何在台灣生活過一段時間的人都會注意到,台灣家庭在原本應該使用面紙與餐巾紙的情境(例如客廳與餐廳)用的都是衛生紙。使用習慣的不同,直接影響了衛生紙的兩個面向:紙質與包裝。衛生紙在台灣不只用來擦屁股,也被用來擦臉、擦嘴、擦手。為了滿足這些更精緻的接觸需求,衛生紙變得更軟更厚。而為了方便在茶几與餐桌上取用,傳統平版包裝的衛生紙也演化成抽取式衛生紙。

其實遇水即碎的衛生紙非常不適合替代面紙或餐巾。不論是臉上的汗水或嘴邊的唾液,都很容易讓衛生紙在臉上留下碎屑。為什麼衛生紙在台灣家庭承載了面紙與餐巾紙的功能?最可能的原因是單位成本。早年台灣家庭整體來說比較貧困的時候,便宜又能一紙多用的衛生紙當然比為某種用途特別設計的面紙或餐巾紙有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