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的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主席柏南奇(Ben Bernanke)!他比近年來其他幾位央行總裁更加積極,試圖推行貨幣政策,以刺激經濟。

他已將短期利率調降到最底線、他已採用革新性貨幣寬鬆辦法,他也一次又一次的重複表示,只要持續控制住通膨壓力,經濟發展就沒有問題。

放鬆通膨支持派:拉低實質利率能刺激消費

他最主要的擔憂還是在美國的高失業率,但激進派經濟學家仍指責他做得不夠。他們可能還想要柏南奇再多做些什麼?那就是提高通膨目標。他們說,那一切就太平了。

這當然與聯準會的立場背道而馳,聯準會一直努力讓公眾相信,它會將通膨率控制在2%左右。這一立場所建立的公信力,讓聯準會可以採取比較積極的作為。很難想像,若聯準會把資產負債表擴張到讓公眾再也不信任的程度,那將會是如何。

那麼,這些經濟學家為什麼要聯準會犧牲這些得來不易的結果呢?

答案是,他們看待高失業率的根本原因在於:實質利率過高。他們的邏輯很簡單。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前,消費者仗勢房價上漲,資產膨脹,因而大量借貸,支撐了美國的內需,如今,這些負債累累的家庭再也借不到錢,也再也不能多花錢了。

總合需求的一大重要來源已消失殆盡。隨著消費者不再花錢,實質(經通膨調整過的)利率理應下降,以鼓勵節儉的家庭增加支出,但實質利率並沒有下降到位,因為名目利率不可能低過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