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在不丹的大街上,並沒有感受到所期盼的「世界最快樂與友善國家」。

Paro雖不是不丹的首都,但位在國際機場旁,受外來文化的影響也最大。以農務與佛教為主的小國,受經濟與觀光衝擊的影響在此處處都有跡象。

此行的目的除了參加朋友的婚禮,就是想訪問一下仁波切對於2012年的看法。我想知道充滿神秘感的藏傳佛教對於始於南美的馬雅世界毀滅論有什麼看法,並希望知道他們對世界末日的定義是甚麼。

在顛簸的飛機上,我很幸運的先遇到一位不丹留學生。她分別於印度,泰國與澳洲留學,機上亂流時,與她聊天分擔了我不少恐懼。對於2012她提出的是,她們的宗教本質就無視生死,認為那只是輪迴的一部分,所以不會特別去注意些這方面的資訊。比較起2012,她對於不丹的治安倒有比較多的叮嚀,尤其是年輕一代受國外文化影響但卻又尚未受佛法薰陶的人們。

好珍惜著那些友善的人們,好希望讓他們每人知道我很感謝
好珍惜著那些友善的人們,好希望讓他們每人知道我很感謝 (攝影者.JT)

抵達不丹時新人找仁波切祈福,仁波切說他們命很好,花了十分鐘,然後討論他是如何的擔心不丹的未來,講了兩小時。

在我自已與仁波切的討論之中,他說沒有世界末日,有的是人心。其實對於不丹人來說,外來的影響可能就是他們價值觀的世界末日,只是大家用不同的方法來詮釋「末日」這個詞。

仁波切:世界末日還早吧
仁波切:世界末日還早吧 (攝影者.JT)

在我的短短不丹旅程之中,處處透露出居民對於未來的不安,這恐懼遠勝於我們媒體偶爾談到的2012,因為這問題已經實際的影響到他們生活。

有些人說,這都是觀光害的,但我認為這只是冰山一角。國際化是個不可擋的趨勢,觀光只是多了些一般消費階層的人所可看到的外面世界稜角而已,且不丹觀光簽證已經是出名的難發。

不丹的有機市場受到鄰國印度的現代化農業量產所威脅,娛樂受到網路與手機所影響,西化的人才則學會行商而不一定會弘揚佛法。這些是擋不住的時代洪流。

友善的修道者幫我擺姿勢
友善的修道者幫我擺姿勢 (攝影者.J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