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從沒在15天內連續失去兩份工作,那麼你這輩子可能已經比林書豪幸運很多。

人人稱羨的哈佛學歷,在籃球場上卻是一個負300分的印記:亞洲人、哈佛書呆子、跑不快又跳不高。

每次比賽結束後,林書豪就會聽到場邊有人談論:「喔,他比外表看起來還要敏捷。」
「我真的覺得很好笑,」林書豪惱怒的說: 「你這話什麼意思?所以我長得一副行動遲緩的樣子嗎?」

遺憾的是,外表所帶給美國人的刻板印象,正是他在籃球路上顛沛流離,始終得不到最佳舞台的主因。

「在上個球季有幾個夜晚,當時基本上可說只有眼淚和我相伴,當時我真的覺得撐不下去了,因為那些局外人會跟我說,沒那麼糟啦,至少你還是有領NBA的薪水。但就我而言,真正讓我受傷的是,我連證明自己身手的機會都沒有。」林書豪說。

當初以史上第一位台裔球員身份風光加入NBA,而後卻面臨被下放到發展聯盟的命運,林書豪表面上裝得很輕鬆,對媒體說:「這不是世界末日,我還是新人,需要多多學習,這對我的籃球生涯也許是另一種突破。」但那天晚上,他把頭蒙在被子裡哭了好久,在日記本上寫下:「我是一個完全的失敗者……。」

曾經,他是哈佛的英雄,但當時,他是NBA中的狗熊。

林書豪的苦,除了因為沒有舞台,還有對自我能力的懷疑。「那天被下放前,我覺得非常非常恐懼,好像我球打不好,讓全世界的球迷失望了。」他在日記上寫下:「我真後悔簽這合約……」、「籃球好像吞吃了我,占據了我所有的時間、經歷、思想……,我很不快樂,完全不快樂。」

在他快撐不下去時,《聖經》中的這段話總是帶給他力量: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愧。

回頭來看,顛沛流離的NBA流浪之旅沒有白過,林書豪帶著從患難中醞釀出來的力量,等到機會來臨時,展開一連串讓人跌破眼鏡的驚奇之旅。

當榮耀來到面前,24歲的林書豪,不復當年迷惘,他更成熟、更有自信,「今年,我下定決心要拿出我所有的本事,而且必須確實打出自己的球風跟節奏,最後即便結果不盡如人意,那我也會接受。」「就算我倒下了,起碼也要像個奮鬥過的戰士。」

這就是林書豪,一個走過患難,如今扭轉7億人眼光,不再為過去感到羞愧的傳奇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