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上賭場有一位女荷官,我不知她來自何處,也不知她的人生夢想,只知她工作熟練,自信滿滿,眉宇之間總是散發出積極樂觀,令人感覺很正面舒服。念頭一轉,假設這個女生來自台灣,她的父母談起女兒在遊輪上發牌時,是否同樣自信樂觀?聽聞此事的親友,是否也能為她感到高興驕傲?

圖片來源:田臨彬提供
圖片來源:田臨彬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