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網娛樂訊 台灣導演魏德聖新片《賽德克巴萊》入圍第68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這部反映台灣原住民反抗日本殖民者“霧社事件”的影片,號稱台灣史上投資最大的電影。然而此片在威尼斯放映後,圍繞其暴力尺度、價值觀等問題,已引發激烈爭論。而內地多家網站的“負面”影評,引起片方及台灣媒體不滿,台灣某報甚至將其上升至政治層面。

在當地時間9月2日接受鳳凰網娛樂獨家對話時,導演魏德聖對影片爭議做出回應,稱希望觀眾“不要帶著武裝去看電影,不要帶著文明的包袱去看電影”。作為具有強烈台灣本土意識的導演,魏德聖稱願意通過藝文的方式加強溝通,“我知道兩岸之間確實有很多誤解,可是誤解的原因都是因為不願花更多的時間去了解”。以下是詳細對話實錄:

談新片反響:國外媒體談文化內地媒體稱血腥

鳳凰網娛樂:魏導這幾天在威尼斯接受了密集的訪問,第一次來威尼斯參加比賽(競賽片《賽德克巴萊》),整體的感受如何?

魏德聖:我其實是第一次參加這麼大型的國際影展,雖然是競賽片的入圍,但那麼多的媒體,那麼多的巨星,那麼多的大導演在這裡進進出出,還是覺得自己很渺小,很奇怪自己為什麼(在這裡),就會覺得自己很小。

鳳凰網娛樂:這幾天媒體問你問得最多的,大概是哪些問題?

魏德聖:主要是影片的反應,不同國家問到的問題都不一樣,比如大陸媒體一直在說的都是“太血腥太血腥”,可是國外媒體一般問的都是原住民的文化特色。雖然我們一直在說文化的不一樣,可是文化的產生真的不一樣。

鳳凰網娛樂:那你這些天聽到了哪些主要的反饋?

魏德聖:比如昨天的放映場之後我一直在想,這樣的反應算是好的嗎,還是不好的呢?這些鼓掌是客氣呢,還是真的喜歡呢?然後吳導演和參加過大型影展的朋友,他們都跟我說很好,有很好的反應。因為一般來說如果是客氣的話,他們應該一開始就走了,不會一直在那邊待著。然後我說中途有人離開是好的嗎?他說中途離開是很正常的,但是你的影片中途離場的人已經少到不能再少了,離場的人不超過10個人,已經是很棒的了。他說你放心,西方人一定喜歡,但是我還是不放心。(笑)

鳳凰網娛樂:聽說這兩天美國方面加大了發行的投入?

魏德聖:對,我剛剛有聽到。那好啊,電影本身能夠產生更大的價值,那更好了。

回應觀影質疑:不要帶著武裝來看電影

 鳳凰網娛樂:那是否聽到了一些負面的評論?

魏德聖:主要還是來自於這樣子的歷史,這樣子的族群,帶來的效應到底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到底要給觀眾傳達血腥是對的嗎?婦女兒童陪同一起死亡是對的嗎?可是我一直不在電影裏面作評論的原因就是說,針對歷史去呈現這一面,給大家反省,讓大家看到原點在哪。我倒希望觀眾在看的時候真的可以卸下武裝來看,不要帶著武裝來看電影,這樣會失去很多歷史本身要傳達給人的一種反省空間,你會用一種文明的思想,在思想100年前人們怎麼為了生存去努力,怎麼為了靈魂的自由去作戰。我不想解釋太多這種東西,因為很多作品一旦經過很多的解釋之後就會變了質。但是我有一個期待是說,大家不要帶著武裝去看電影,不要帶著文明的包袱去看電影,我們就回到那個年代,把自己放到那裏面,如果你是主要角色,如果你是那個人,你會跟他作出一樣的決定嗎?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