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二、三的晚上,冠軍麵包師傅吳寶春的店熄燈後,就會傳來一陣陣「あいうえお…」的朗朗聲,以後,還可能會冒出「A、B、C、D…」。這是老闆吳寶春師傅自掏腰包讓員工進修語言。

僅有國中畢業的吳寶春,雖然連連在世界麵包大賽中拿下團體賽亞軍和個人賽冠軍,讓台灣的麵包和台灣人的精神同在世界飄香;他奮鬥的故事也被教育部建議編入中小學教材;但他從一個麵包學徒攀向麵包大師的山巔、從台灣貧苦的庄腳進入世界炫爛的舞台後才發現,「知識」有多麼重要。

他說,最擔心自己的故事,被誤解成「學歷不重要」,「其實知識和語言,是成功不能缺少的工具,我是以極為痛苦的代價才換來這樣的體認。」

2008年,吳寶春和曹志雄、文世成組成的台灣代表隊,讓台灣的國旗在「麵包界奧林匹克賽」、法國樂斯福麵包大賽的會場飄揚。第一次參賽就拿到團體賽亞軍,驚豔全球,那是他人生最光輝的一刻,但他首度透露:「那也是我人生最遺憾的一刻!」

讓他能夠一舉擊敗全球最強麵包名師的作品—酒釀桂圓麵包,來自於對寒微卻堅毅、勞苦卻慈愛母親的那股強大的思念和啟發,經年的咬牙奮戰、終得榮耀亡母時,他卻沒辦法讓這個一直蘊釀在心中的意念傳達給評審。

吳寶春說,當時大會請的翻譯,把桂圓「longan」錯譯成櫻桃「Cherry」,已試吃過麵包的評審馬上知道那味道不是「Cherry」,主席立即把這名烏龍翻譯請下台。但台灣隊事先未準備翻譯人員,只好由教練硬著頭皮上場簡略的說明。

吳寶春至今仍難以釋懷地說:「我真的覺得好難過,自己像個啞吧一樣,站在這個夢想的舞台上,卻不能表達我的想法。」

這不是吳寶春第一次因為語言路障,在邁向國際的門檻中受挫。29歲時,為了突破麵包口味和風味上的限制,他花錢蒐羅日文雜誌,卻只看得懂照片,文字對他猶如天書。當時他白天工作、晚上潛心研發,硬是擠出時間自己花錢學日文,但那次的奮發,成為他往後視野和觸角開拓的基石。

現在,已是國內最具規模麵包店老闆的他,深知年輕人要成為一個傑出的麵包師傅,要具備的不只有做麵包的技法而已,因此為願意學習的員工每人每期(半年)付4800元的學費,進修日文;目前全店六十多人、有二十幾人參加。

全勤上課者,再給每人800元全勤獎金獎勵;若無故缺課,學費就得自付。他希望用獎懲並重的手段,讓員工珍惜這樣的機會。因為日文課的成效不錯,他未來還計畫為員工增開英文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