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期一開始的工作會議,我面對新的工作團隊,第一句話就是:「帶(1到2歲)這個年紀的小孩不可以用到處罰(punishment),我希望今年在園裡不會看到任何老師處罰小小孩的行為。」

就算是以色列推行愛的教育,此話一出,工作團隊中的老師們還是面面相覷,不確定我在說什麼,在大家開始提問題之前,我補一句:「我沒有說不能用 time-out ,但對小小孩使用 time-out 一定要很小心,而且,要記住那不是處罰。我甚至希望小孩不用在這個年紀在幼稚園學會『處罰』這兩個字!」

以色列鼓勵產後婦女回到職場,全以公私立「托嬰中心」收4個月大以上的寶寶。而無論是「托嬰中心」或「托兒所」,總是集體生活的場所,跟媽媽或褓姆帶著單一幼兒的狀況差異很多。如果面對幼兒比較大的情緒或偶爾脫軌的行為是很多父母頭疼的事情,那對於要教導一群小孩的幼教老師而言,更是嚴厲的專業挑戰。

一歲多到兩歲多的幼兒,會有那些脫軌的情緒與行為?我在教學現場曾看到有小孩從一早到園就一直摔東西或打小孩、吃飯時間到了,不肯坐下來或是不肯吃飯玩個不停、突然情緒大壞哭到停不下來、出門散步不肯跟大家走在一起、換尿布或衣服時不肯合作,不斷的踢老師…。

小孩有「脫軌演出」時,我們第一步要做的是分析瞭解小孩的行為來源。例如,小孩到園靜不下來,可能是有些生理上或心理上的需求,面對這樣的小孩,通常一個用力而且維持比較久的大擁抱(而非罰站或責罵)就可以立即改善小孩的行為。

如果幼教老師們試了他們能夠想得到的方式,小孩的情緒與行為狀況仍然沒有改善,並且嚴重干擾其他小孩或教學活動的進行時,time-out 的實施就在我們的考慮之中。

Time-out 顧名思義「當小孩有不被接受的行為時,把小孩從所處的環境抽離出來。」其目的並不是為了要「處罰」小孩,而是為了讓小孩脫離他無法控制行為的環境或思緒,幫助小孩冷靜下來。因此time-out的時間通常很短,也不是要把小孩關在那裡讓小孩害怕屈服。

實行 Time-out 通常會有個固定的場所。

我工作的幼稚園,有個「抱枕角落」,充滿大抱枕與墊子,環境安全舒適。這個角落沒有門,視野良好,可以看到其他人在幼稚園的活動。這個角落也是當小孩發脾氣、大哭、無法靜下來時,會被老師抱來休息,這是我們實行 time-out 的角落。

當孩子在活動中不合作或情緒失控,我們會詢問孩子要不要到「抱枕角落」冷靜休息一下。有時小孩會自己要求,有時是被老師要求,通常一到兩分鐘後,我們就會詢問孩子是否要再回到活動之中。小孩也可以自己站起來,走回團體。(這其實是我們最希望發生的事情)

所以,當我聽到有些媽媽在家裡實施 time out 是把小孩關在浴室或車庫(兩者都是危險,不適合年幼寶寶獨處的地方),而且還擔心寶寶不夠害怕,把燈關掉,並且把門鎖住。這除了剝奪孩子的安全感以及對大人的信賴感之外,我實在看不出有什麼教育意義。

如果是在戶外玩耍時,沒辦法把小孩帶到 time out 的場合,那我們就會要求無法停止不合宜行為的小孩離開活動或遊戲現場,「到老師身旁坐坐」-一樣的,我們的目的是要讓小孩冷靜下來,協助他恢復自我控制並且可以回到團體活動中。

也有老師質疑,孩子已經行為不佳,我們還給他們更多的注意力,這樣好嗎?難道,不用教小孩情緒的自我控制嗎?

我的回答是,我通常把小孩的行為與情緒當做是「求救訊號」,小孩求救,大人哪有不理的道理?

另外,小孩當然要教,但要看可以教什麼,教得懂什麼。我可以教這個年紀的小孩自己穿脫鞋,自己把東西拿去櫃子放好、自己吃飯…而在情緒控制上,讓小小孩在發作時脫離現場,幫助他冷靜下來,讓他漸漸瞭解凡事有規範,逾矩行為不總是可以被接受,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至於情緒控制這件事,那有這麼容易?大腦中負責理性思考,壓制衝動思緒的前額葉皮質區(prefrontalcortex),差不多要到25歲才會成熟。

如果我們不能要求青少年完全控制自己的情緒,對自己的行為負責。那更沒有道理「奢求」學前孩子,甚至是兩三歲的幼兒做到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