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最近接受訪問,表示會優先穩定內外的政治環境,讓政府可以全力處理經濟問題,希望台灣跟主要的貿易夥伴加速展開經濟對話,展現台灣和國際接軌的意志和企圖心。

問題在那裡?仍回到九二共識,蔡英文不想承認,改成九二精神、九二事實,但大陸並不認同,開會和共識是兩回事。

這點出了台灣未來的可能困境:想要搞好美日關係不能忽略兩岸,想要改善兩岸關係無法繞過九二共識。以蔡英文謹慎的個性和談判經驗,她不會挑釁中國大陸,但我們會一直在文字遊戲中打轉,即使藍綠不惡鬥,台灣還是陷於空轉。

大陸正在逐漸降溫兩岸交流,陸客團將開始限縮,衝擊觀光旅遊業。

說到飯店,上週老鷹合唱團吉他手Glenn Frey過世,其最有名的作品是「加州旅館」(Hotel California)。

很多人都會哼這首歌,但不曉得其意思,它描述失落的美國夢:曾有過輝煌的日子,但已一去不再復返,由於沉迷在昨日的成功中,沒有改變,終於導致衰敗,很像今日的台灣。

「We are all just prisoners here, of our own device」(我們都是被自己困在這兒的)。

歌曲最終提到「We are programmed to receive」,「You can check 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我們永遠無法逃脫現狀,只能渾渾噩噩的繼續過日子。

20年前,台商大舉遷往大陸,造成了一波產業衝擊。今天是第二波,陸客不再來,第一代退休、第二代跟不上來,新的衝擊已經開始。

「Hotel Taiwan」is really「Heartbreak Hotel」。

請跟往事乾杯,讓我們合唱一首「傷心酒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