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時代都有一些奇才,他們視野超乎常人,可以想像未來,並以無比的熱情和毅力去實現它。他們不會受到地理侷限,整個地球都是其揮灑的版圖。

他們的特質包括跨地域、跨領域和跨世代,也就是國際化(Internationalization)、整合(Integration)和創新(Innovation)。

剛過世的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先生就是這麼一個人,他很早就放眼全球、兩岸,了解海島台灣最重要的是「走出去」。

他洞燭機先,當海運業仍散裝船為主流時,他看準世界海運「貨櫃化」發展趨勢,大舉投入,奠定未來成為海上運輸龍頭的基礎。

他有過人的膽識,1979年挑戰當時壟斷歐亞航線的遠東運費聯盟,後來又開闢橫跨太平洋與大西洋的環球雙向全貨櫃航線,締造海運史第一。

在海運稱王後,他於1989年成立長榮航空,打破華航一家獨大局面,並有許多創新,比如說推出介於商務艙和經濟艙中間的豪華經濟艙。

張榮發先生曾公開表示,唯有兩岸和平穩定,才能繁榮台灣經濟,他和綠營很熟,但很早就力挺九二共識。

今天台灣已很難找到這樣兼具全球化、區域化和本土化格局的企業家,全球化門檻越來越高,長榮是少數沒有兩岸基礎卻能征服全球市場的佼佼者。

前一陣子,我參加了另外一位世界級金融家的追思活動,他是喜馬拉雅基金會創辦人韓效忠先生。

在台灣知道韓先生豐功偉業的人不多,一方面是因為他的年代比我們早很多,另一方面是他只以極少數人之力,完成了許多大案子。

韓先生是台灣歐洲美元(Euro Dollar)之父,歐洲美元是在境外發行的美元。1970年初,倫敦作為金融中心,輸出龐大金額美元至其它國家協助建設,韓先生看到機會,將其引進台灣,前後安排了超過50億美元的貸款。

上個世紀70年代,台灣經濟正要起飛,政府也在推動十大建設,公營銀行姿態很高,企業無法以合理條件借到錢,韓先生以歐洲美元打破了這個局面。

韓先生曾安排一筆3百萬美元的無抵押信用貸款給台塑集團,創下先例,之後台塑開始要求其它銀行比照辦理,節省了很多成本。

從韓先生的例子可知,創新是在某個特定的時間點上,正好滿足了社會需求。跨境創新最容易找到機會,但台灣今天卻只強調連結在地,忽略了點與點和世界的連結。

最近另外一位殞落的重要人物是英國搖滾巨星大衛·鮑伊(David Bowie),他1969年即成名,許多同時代的歌手都已退休,他仍不斷有新作,最後一張專輯Blackstar在他過世前一週發行。

鮑伊音樂最引人入勝的地方在於其創意和前衛性,跑在時代尖端。1969年描述太空人的成名曲「Space Oddity」在人類登陸月球前一週發表,歌曲最後,太空船和地球失聯,在太空無目的的飄浮,扣人心弦。

鮑伊懂得融合不同音樂元素:搖滾、電子、前衛和爵士,不斷創新,引領流行。他知道音樂只是一部分,還需要配搭藝人鮮明的個性和戲劇場景,這和今天行銷不只是賣產品,還要創造完整體驗的潮流非常類似。

1997年,鮑伊把他唱片著作版權的「未來收益」,以發行債劵形式公開銷售,創造了「Bowie Bond」,這是前所未有的金融創新,將無形資產證劵化,鮑伊的創意證明他do the right thing at the right time的能力。

台灣想要創新,但大環境對我們不利。最近台灣美國商會發表調查,未來5年對台灣景氣表示樂觀的美國企業從60%降到47%,主因是經濟成長遲緩和區域經貿整合不確定。台灣不想和中國大陸來往,把未來押在美日身上。

根據台北市進出口公會報告,2016年台灣全球競爭力掉到15名,連續4年下滑,新加坡蟬聯冠軍,日本、南韓與香港排名全都有提升。

蔡英文最近接受訪問,表示會優先穩定內外的政治環境,讓政府可以全力處理經濟問題,希望台灣跟主要的貿易夥伴加速展開經濟對話,展現台灣和國際接軌的意志和企圖心。

問題在那裡?仍回到九二共識,蔡英文不想承認,改成九二精神、九二事實,但大陸並不認同,開會和共識是兩回事。

這點出了台灣未來的可能困境:想要搞好美日關係不能忽略兩岸,想要改善兩岸關係無法繞過九二共識。以蔡英文謹慎的個性和談判經驗,她不會挑釁中國大陸,但我們會一直在文字遊戲中打轉,即使藍綠不惡鬥,台灣還是陷於空轉。

大陸正在逐漸降溫兩岸交流,陸客團將開始限縮,衝擊觀光旅遊業。

說到飯店,上週老鷹合唱團吉他手Glenn Frey過世,其最有名的作品是「加州旅館」(Hotel California)。

很多人都會哼這首歌,但不曉得其意思,它描述失落的美國夢:曾有過輝煌的日子,但已一去不再復返,由於沉迷在昨日的成功中,沒有改變,終於導致衰敗,很像今日的台灣。

「We are all just prisoners here, of our own device」(我們都是被自己困在這兒的)。

歌曲最終提到「We are programmed to receive」,「You can check 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我們永遠無法逃脫現狀,只能渾渾噩噩的繼續過日子。

20年前,台商大舉遷往大陸,造成了一波產業衝擊。今天是第二波,陸客不再來,第一代退休、第二代跟不上來,新的衝擊已經開始。

「Hotel Taiwan」is really「Heartbreak Hotel」。

請跟往事乾杯,讓我們合唱一首「傷心酒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