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推車族父母,我個人深深體會在大台北都會地區的轉車之苦。

記得有幾次從捷運轉乘,一路上的「有」障礙坡道,其彎道跟坡度,已經是讓我駕馭推車有種頭文字D過髮夾彎的驚險感。更不用說有推車會車的時候,真是無處可迴轉。

走入到公車專用道的候車亭,眼巴巴地看著公車停靠跟月台的距離,離自己有兩步之遠。周圍人群陸續跨步上車,我能怎麼辦?後車門的延伸地板我也不會拉,只好捲起袖子扛車上路。耳邊還不時聽到司機先生的督促聲:「先生,快點,前面綠燈了。車要開了。」

天龍國,真是個對親子團體不太友善的城市阿。

我的感想是,推車父母除了要熟記電梯的出入動線,在各種乘車地點順利搬運人車一體的幼兒加推車上到公車的樓梯上,接著還要在不同的公車內施展各種推車固定技。

因為縱使要在公車上使出練習已久的快收推車技,也難以施展。不僅是沒有地方放,公車司機也不會給你方便三十秒,前後門關就踩油門。當父母考慮要解開孩子從推車放到座位上,不免再三猶豫,多數只能保守一點,只能等待下一個紅燈。換取足夠的作業時間。

你說,低底盤公車不是提供了這種問題的解決方案?

事實上,運氣好碰到少數彽底盤公車,如果偶爾搭配不好的公車進站習慣(沒有完全進站停靠),也就沒有辦法發揮原有的機能效益。

許多有需求的族群,像是輪椅族,也只能望「低」莫及。車沒有完全進站靠好,方便的乘客上下車完畢,公車司機就隨即上路了。

這種場面,特別是在雨天屢見不鮮。

極少數會看到公車司機下車幫忙,因為他們似乎要謹守崗位,只能透過後照鏡對你透露無奈的微笑,或者是催促的皺眉。

這不得不讓我思考,當環境跟工具都好像都設計到位了,還有什麼樣的問題會讓一個原有的服務或產品,沒有辦法讓好的使用者經驗到位?

沒錯,就是人的行為同理心建立過程,特別是產品重要關係人的認知,比如像設計師以及產品經理或工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