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很堅強,我們每天與自然共處,很理解我們的天命。」

在馬爾地夫的首都馬列,我的導遊正跟我解釋他們的生活與價值觀,旁邊的是南亞海嘯傷亡死者所留下的紀念碑。

海嘯紀念碑,聽說上面每個珠都代表著一位罹難者
海嘯紀念碑,聽說上面每個珠都代表著一位罹難者 (攝影者.JT)

「馬爾地夫海平面低,遇到南亞海嘯時水不高,衝擊力也不高,反而很少人傷亡。的確很多旅館破損了,但又馬上建新的了。很多人對觀光產業帶來的高物價,環境破壞與經濟侵略感到不滿,但實際上來說這也是一種互惠關係,天災來的時候,世界出名的飯店連鎖財團也是第一時間賑災與保護職員與附近居民的安全。你不能只看你想看的事物,很多東西是一體兩面的。」

導遊滔滔不絕的說著他的人生歷練與看法,而我也是靜靜的聽與消化。

長得很像我岳父的導遊
長得很像我岳父的導遊 (攝影者.JT)
市場的一角
市場的一角 (攝影者.JT)

旅行越久,我越對許多事情保持著灰色的態度。我喜歡問當地人問題,雖然不能就已跟我聊天過的人的結論代表著整個國家,但誰能說CNN上報導的台灣選舉亂象就是台灣的民粹?

會來馬爾地夫原因一是這地方很適合蜜月,二是它也在我消逝的美景名單上。

出發前我朋友特別叮嚀我一定要去潛水,不過我回去的時候讓他大大失望,因為我不喜歡。

馬爾地夫的範圍很大,每個時期海域與生態也不盡相同,我去的是北環礁的W Hotel,離首都馬列只需要半小時水上飛機的機程,不用我多解釋,觀光越發達的地方生態通常也受影響最多。

好的旅館因為要確保最好的食物品質與家具需求,常常離重度污染與物流中心的首都馬列相近,相對的海下的風景也受到影響。

想想看,每個房間提供淨水游泳池,就算透過最先進的汙水處理,一樣有生態破壞的問題吧?先別責怪馬爾地夫的觀光不環保,就W來說它的汙水處理口足夠讓出口處有珊瑚存活就必須給它一個「讚」(因為珊瑚很需要乾淨水源!)一切的一切還是會回到供需與環保配套是否完善。

(台灣在這一塊實在不算聖人所以也沒啥好講人家的,馬爾地夫好旅館用的幾乎都是再生材質與重複可使用材質。我們台灣是以精工與塑膠代工出名,垃圾光處理都處理不完,埋了還會崩出來。)

待在W期間我去了大約四個潛點,大多一兩小時船程,所見的海底生態雖然比澳洲的 Hamilton地區要來的好,但珊瑚一樣有白化與綠化的現象。當然,我們不能全歸咎於旅館的環境汙染,畢竟誰能說這不是洋流與暖化的影響?

W的珊瑚 馬馬虎虎啦
W的珊瑚 馬馬虎虎啦 (攝影者.JT)
美麗的珊瑚 請盡量少買啊 少買少破壞
美麗的珊瑚 請盡量少買啊 少買少破壞 (攝影者.JT)
從小飛機上俯視馬爾地夫的環礁
從小飛機上俯視馬爾地夫的環礁 (攝影者.JT)

單就潛點來說我的馬爾地夫W經驗並不好,但這也是跟年前的帛琉海底相比,帛琉的深邃清澈海域永遠在我心中有一席之地,當然這也許跟帛琉不開放外資建設旅館有關。

帛琉的觀光化雖然不像馬爾地夫般的嚴重,但它一樣遭遇到遊客破壞,當地保育習慣不足,與世界等級的洋流變化而嚴重地影響著當地海域。我習慣每去一個國家之後都會跟當地的導遊保持聯繫,而上一次MSN聽到帛琉導遊他講說很擔心,因為該來的洋流沒來,這對已經被觀光破壞的海洋生態可以說是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