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是 2006 年夏天,我與Google台灣總經理簡立峰,坐在小房間裡討論一個自然語言處理的問題,立峰跟我說了一個以dynamic programming為基礎的演算法,可以解決我們眼前討論的問題。我認得這個演算法,是自然語言處理中常用的foward-backward algorithm,於是點頭稱是...

那是台灣Google剛成立的第一年,當時,所謂的台灣Google,只有一位全職的軟體工程師(我們都叫他大師兄),而我是第一位軟體工程師的實習生,全公司包含總經理簡立峰,總共 5 個人,2 間小辦公室,很擠。

現在台灣Google已經是一個超越一百人的公司,手上握有Google最重要的幾個project,和全台灣最傑出的軟體工程師。而我卻在最近離開了Google。

身邊很多人都很好奇不斷問我為什麼,我看很多有名網路公司的人離職後都要在網路上說明一番,我覺得這是一個滿不錯的方式,可以當作 FAQ,也做一個分享。

先說好,如果各位看倌希望看到什麼爆料的內容,或是我痛罵Google,那可能要讓各位失望了。 因為滿多人離開那些明星網路公司都是不爽,然後到網路上放炮。我正好相反,因為我對Google這家公司幾乎沒什麼怨言。

這其實應該從整個大環境講起,我只懂軟體,接下來的討論就是單純地聚焦在討論軟體。

很多在台灣的評論家會希望把美國矽谷那一套原封不動搬回台灣,也有很多人想盡辦法要把創業的車庫文化用複製的方式在台灣實行。很可惜的是,台灣並沒有很多太大的車庫,放不下電腦,而且鼓吹直接將矽谷文化原封不動搬回來,其實是忽略了很多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