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對難民大發社會福利,至少造成三個後果,一是這些難民因為不用付代價,就有可能把資源用在邊際價值較低的用途,例如開暖氣烘衣等,這是經濟學「需求定律」作用下的必然結果。­

第二個後果,是降低難民奮鬥的誘因。若當年香港政府,也對逃港難民提供免費吃住,張五常說得那個木匠,是否還有誘因去當學徒自力更生?如亞當斯密說: 每一種職業,大部分從業人員努力付出的程度,總是和迫使他們不得不那樣努力付出的必要性成正比。對唯有仰賴他們的職業報酬才能致富或生存的人來說,這種必要性壓力最大。(p.429)­

亞當斯密曾描述當時用公共財源支付薪水的大學老師:「在牛津大學,大部份的公立教授,甚至連假裝教書也完全放棄了。」(p.430)今天德國發社會福利給難民,這甚至比亞當斯密批評的狀況更糟。當時的公立大學老師還要「假裝教書」,至少須在表面上裝模作樣地努力,如今這些難民若可免費吃住,他們還有何誘因去努力?­

第三個可能的後果,就是德國將吸引更多想得到免費福利的難民前來,這在經濟學裡稱為「逆向選擇」(adverse selection)。­

民營的保險公司,尚有誘因查核保戶發生意外機率,對客戶設定不同費率以免虧損。政府官員發放社會福利並沒有這種誘因,因為花的不是他們的錢。何況政客發越多社會福利,照顧更多難民,更能搏得好名聲。慷別人之慨讓自己成名,這就是用社會福利養難民的結果。­

環境會影響人的行為。今天某人面臨兩個選擇:一是要打拚才有飯吃,另一是不工作也有飯吃,經濟學推論告訴我們:此人的最優選擇將是後者。­

昔日在新大陸的清教徒,以及中國大陸逃港難民,最後能闖出事業,並非他們天生聰明勤奮,而是因為他們只有努力才有活路。孟子曰「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是也,如今德國對難民發社會福利,預計今年還要花1百億歐元,這將大大降低難民自力更生的誘因、吸引更多也想得到這些社會福利的難民來,還要慷德國納稅人之慨,是個雙輸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