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這個題目(商業周刊1272期封面故事:旱地新矽谷),從一開始到出刊前,最常被問到的就是:「柏林的故事到底干我什麼事?」

而我回答所花的力氣,卻有如倒吃甘蔗般,越來越容易。

都更、軟體人才、文創,甚至是最近新加坡副總理口中人才流失的慘痛教訓「台灣故事」,這些台灣輪番出現的熱門關鍵字,與柏林過去二十幾年發展的關鍵議題有驚人的類似,但兩方作法卻大不相同。

以最熱的都更為例,從小的說起。

兩年多前,我在柏林工作,那時一個小型的都市計畫,是在都市裡面建造、翻新公園,要為都市裡的兒童找到放縱之地。

這個德國老大的首都怎麼做呢?第一步,兒童繪畫比賽。

倒也不是真的要比美術,而是找來當地的孩子,請他們畫畫,題目:「我的遊樂園(PLAYGROUND)」,然後官員們再請建築師、設計師據此劃出設計圖。

於是,我心中的疑問終於解答了。漫步柏林街頭,在不同角落常看到一些與現實建築不太相同,木製的、充滿畫畫和玩偶塑像的小公園。令人著迷,就連大人都可能因此駐足、上班遲到。

誰要用、誰來畫,多麼簡單的道理。不過,要官員聽國小兒童的話,說不定有點難度?

有一個比較大的例子,機場的改造。

柏林在冷戰時被英美蘇法瓜分,東西柏林和列強共建造了四座機場,其中一座,以納粹美學聞名的機場TEMPELHOF,2008年關閉。共380公頃的基地,約15個中正紀念堂的大小,你認為,在房價不斷上揚的柏林,政府會怎麼用它?

2010年5月,答案揭曉:都市公園。

於是,已經有大量綠地的柏林市民,又擁有了一個比紐約中央公園還大上40公頃的新去處。有7公里長的休閒步道, 滑板、自行車、極地健行、慢跑,還有BBQ。「一日生活圈」,當地人如此期許它,意思是,在這裡,給你一天都玩不完。都市人所期待的小旅行,一個搭地鐵就到的度假地點,在柏林實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