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晚上十點半,上海四季酒店

我跟兩個上海好友坐在一間酒吧裡。點完飲料後,我想要看她的訂婚戒指。對,我又有一對朋友要結婚了。我跟他們兩個人都很熟,我到上海第一個月就認識他們,而且是我在一個晚宴上介紹他們兩個人認識。也可以說,如果不是我,他們可能根本不會認識,更遑論訂婚了。就某種程度來說,如果我去年沒有被調到上海的話,可能根本不會認識他們並幫他們牽線。人生有時候真的很有趣。

我隔著桌子看著他們。他們正牽著手並對彼此微笑,臉上表情我在剛訂婚的那些同學們臉上看過幾次,但我個人沒有經歷過。

你怎麼知道?

我朋友解釋:
「當我遇見她的時候,感覺就是『對了』。我們都在對的年紀,並且想要安定下來。她的一切都符合我心中理想伴侶,我很早就知道她會是我的真命天女。」

在我研究所一年級第二學期時,我和一位教授約了時間要碰面。時間是一個週三下午,在學校中一間寬敞的辦公室。因為我是整個商學院中最年經最沒經驗的學生之一,第一學期過的很辛苦,所以希望他給我一點建議。他很久以前從哈佛法學院畢業,現在在教倫理學。

這位教授是完美學者的典範,像爺爺一般慈愛的教授。他大約七十幾歲,說話溫文儒雅,一頭全灰的頭髮向後梳像是18世界的英國教授,穿著一絲不苟,一口白牙像鑽石般閃亮。他總是帶著微笑向你打招呼,用名字叫他的學生(即便他每年同時至少有180個學生)。他是我們每個人在他那個年紀都希望成為的樣子。

我們在那個下午聊了兩個小時,從兩岸關係、新英格蘭史,19世紀的蒙古一路談到商學院教育的未來。感覺就像是在跟一部百科全書對話。
在最後,討論完我在班上的不安後,他用下面的話做結束:

「Joey,你這學期會安然度過的,你跟你的同學都會沒事。我已經在哈佛商學院教書超過三十年,我通常都可以看出哪些學生需要擔心,哪些學生很ok,而相信我,你會沒事的。從一個教授的角度,你們都是靠自己進入這間學校,所以我們都不擔心你們職場上的未來,個人抱負或是自我期待。」

「OK,」我說,放鬆許多。為了讓對話繼續,我問:「那你認為我畢業後很快會遇到最大的選擇是什麼?」

他停了幾秒,考慮這個問題。然後他又微笑著說:

「以哈佛商學院的背景,多數人會期待我說:我應該在五年內換產業嗎?我應該在三年內自己開公司嗎?或許我應該選擇跑去一個開發中的市場?」

他頓了頓。

「但老實說,我認為一個人在他整個人生中能夠做的最重要、最具影響力的決定其實很簡單:有天你要跟誰結婚?」

他繼續說:

「想想看。你討厭你的工作,就換一個。你新開的公司倒了?再試一次或是替別人工作吧。但是結婚?除非你在幾年內離婚,不然它會對你未來生涯規劃、生活型態、關於對錯的想法,甚至是後代子孫的基因庫都有很深的影響。我們甚至很難在一個教育機構中談這件事,但有什麼決定會在你未來五十年人生中有更深的影響?當時候到了,謹慎的做決定,尋找會把你最好一面引發出的伴侶,相信我,如果你的婚姻順利,你未來五十年的一切都會容易許多。」